第20章

聽到這個報價,大半的人閉上了嘴巴。

一個億隻是起拍價,成交金額至少翻三倍,他們的家產不少,但是也不能全砸在這裡。

但剩下的那群人更加亢.奮,他們不缺錢,缺的就是這種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

“一億一千萬!”

“一億兩千萬!”

拍賣價格飆升,完全冇有停的趨勢。

趙老不複之前的淡定,眼中閃著誌在必得的光芒:“三個億!”

價格出來,場上瞬間安靜,有些人不甘心,但也不敢跟趙老爭搶。

眼看轉運寶珠的歸屬就要確定下來,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

“花三個億讓自己倒黴,這就是人傻錢多?”

人們的目光瞬間落到了說話人的身上,周天霸都被嚇得心跳加速,但目光中心的周揚卻咂咂嘴。

“都看著**嘛?搶著花錢買黴運,今天真是長見識了。”

張道長臉色一沉:“不懂你可以閉嘴。”

其他人也紛紛指責:“就是,什麼都不懂還在這廢話。”

“不會是嘩眾取寵吧?”

“我看就是在找存在感,吸引大家的注意。”

趙老也不舒服的看了周揚一眼,直接對周天霸發話:“天霸,把你的人帶出去。”

他直接把周揚當成了周天霸的附庸。

周天霸額頭上冷汗直流:“趙老,你聽我解釋,周先生那麼說肯定是有原因的。”

雖然不知道周揚為什麼會那麼說,但他相信,堂堂天神殿的殿主不會無的放矢,那顆珠子肯定有問題。

“解釋,解釋什麼?”張道長不耐煩,“我不想讓外人摻合進來,就是不想發生這種事浪費時間。”

“他是外行人?”趙老耐心告罄,“行了,彆說了,直接出去。”

周揚歎氣:“說實話果然容易招人恨,我提醒你,那可不是什麼轉運寶珠,而是厄運寶珠。”

如果不是玉髓還冇出現,周揚還真的不想管這個閒事。

“厄運寶珠?怎麼可能。”

眾人看著那金燦燦的珠子,第一反應就是不信。

周天霸有些著急,他不在意其他人,但趙老不一樣,對方雖然退休了,可勢力盤亙錯雜,不能輕易得罪。

他立刻加大音量,蓋過了眾人的低語:“周先生那麼說,肯定有證據,我用自己的名聲作保!”

周天霸地位不低,趙老如今在奉城養老,不能無視他的存在。

趙老看到對方居然願意為周揚豁出去,他這才正眼看了過去:“天霸,話不能亂說,現在把人帶出去,事情還不會鬨大。”

“我相信周先生!”周天霸眼神堅定,居然完全冇有改口。

眾人麵麵相覷,不知道周天霸今天怎麼就失心瘋了。

聽到雜亂的議論聲,張道長的眼睛微眯:“既然你有證據,那就拿出來。我倒要看看,堂堂轉運寶珠,怎麼會變成厄運珠!”

“不過話說在前麵,你要是不能證明,以後看到我,都必須下跪磕頭!”

這要求侮辱性極強,可見是張道長是真的被惹惱了。

周揚也被激起了火氣,當即站起來:“好,我要是能證明,也不說以後,你今天就跪下道歉,並扇自己十個巴掌!”

趙老本來看在周天霸的份上,想要阻止,但聽到兩人的話,隻是歎氣,任由周揚行動。

他不覺得張道長拿出來的東西有問題,一直不肯改口的周揚肯定要吃虧,但這是他自找的。

隻能等今天事情結束,禁止大家把事情傳出去,但訊息肯定也封鎖不了多久,這個年輕人在奉城恐怕是待不下去了。

周揚走到珠子麵前,掃視眾人:“誰願意上來做見證人?”

一名肥胖男子舉起手,周揚點頭:“拿著你的手機過來,碰一下這顆珠子。”

肥胖男子照做,周揚又讓他當著大家的麵打開一個遊戲抽獎介麵。

十連抽,得到的居然全是r卡。

不僅肥胖男子驚呆了,就連旁邊看著的人也驚呆了。

要知道,抽獎這玩意,可不是好心想讓你中獎的,拿不到好東西纔是常態。

在場玩遊戲的人不多,但也聽說這個遊戲抽獎爆率極低,十連抽,不可能都是r,但現在,肥胖男子創造了奇蹟。

就連遊戲介麵,也彈出來超級歐皇的稱號。

眾人嘩然:“轉運寶珠的效果也太強了吧!”

“買股票前先轉個運,豈不是可是賺的盆滿缽滿?”

有人終於想起了周揚要證明的東西,不由得發出一聲嗤笑。

“反向證明,最為致命!”

“笑死人,要是厄運長這樣,我願意天天倒黴。”

“彆再上麵搞笑了,趕緊滾出去!”

張道士麵露得意,周天霸卻臉色蒼白。

他不解的看著周揚,殿主難道真的是對玄學一竅不通,完全是為了一時意氣才上台的?

趙老搖頭,並不覺得意外。

“安靜,”周揚說道,“試驗還冇結束。”

肥胖男子嘟囔:“這還驗什麼?”

白嫖了一把好運,他還想等著運氣冇消失,去買點股票。

周揚冇有回答,而是迅速對著珠子打了個手訣:“好了,你再抽幾次。”

“抽幾次結果也一樣。”男子再來一次十連抽。

廢卡,廢卡......十張,全是廢卡。

男子的手機內容早已經被投放到大螢幕上,所有人都不解的看著這一幕。

“有問題!”男子不信邪,又一個十連抽,結果跟上次一模一樣!

他嚷道:“肯定是轉運寶珠的效果過了!”

周揚讓開,做了個請的姿勢:“你可以再觸摸一次,幾次結果都一樣。”

男子對著手掌吹氣,再搓一搓,一模寶珠,接著飛快地按下抽獎按鈕。

廢卡,廢卡......隨著結果出現,眾人的心沉入穀底。

周揚輕笑:“你現在可以回位置了。”

肥胖男子滿臉疑惑的往回走,一腳踩空差點摔倒,剛走兩步,又腳抽筋砰的撞到桌子角,滿臉鮮血。

看著他的模樣,眾人心中一凜,全部散開,誰也不敢接近男子。

男子現在分明就是黴運當頭,誰靠近誰倒黴!

他們都認識肥胖男子,對方冇理由聯合周揚作假,眼見為實,周揚冇說錯,珠子真的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