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暻塵冇有想到找了那麼久的人居然真的被他碰到了。

當他在馬路邊瞥見那輛黑色邁巴赫敞篷車上坐著的讓他日思夜想、瘋狂尋找的女人,瞳孔驟然擴大,腦子“嗡”的一聲彷彿炸開了,也不管顧孌熙能不能聽到,大喊一聲她的名字,緊接著抓過旁邊不知是誰的自行車的自行車把手就騎了上去,拚儘全力瘋狂踩著自行車踏板,炙熱得似要迸發出火光的雙眸緊緊盯著前方的車,俊美的麵容因為情緒太激動而變得有些扭曲。

眼看著那車子越開越遠直至消失不見,他眼眸裡的光一點一點黯淡了下去,騎車的速度也漸漸放緩直到停下騎自行車的動作,他坐在自行車車座上,一隻腳撐著地麵,就這樣靜靜佇立在原地。

周圍安靜得彷彿隻有他粗重的喘氣聲,他絕望地望著那輛車消失的方向良久,黯淡無光的雙眸如深不見底的死水,一片沉寂。

孌熙,你這段時間經曆了什麼?現在住在哪裡?為什麼還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好幾個問題在池暻塵腦子裡縈繞。這天,直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依然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池暻塵聽說顧孌熙失蹤的事後,便一直髮瘋似的尋找她,在來這座城市前,他已經帶著搜查隊搜尋過好幾個地方了,最後他們來到了揚城,結果真讓他看到顧孌熙了。隻是她為什麼和那個傷害她的男人在一起?之前顧孌熙和蘇庭川鬨得那麼難看,現在看他們在車裡的氛圍,雖冇有顧孌熙得知真相前和蘇庭川相處融洽的感覺,但也冇了之前不愉快的氛圍。

池暻塵皺了皺眉頭,陷入了沉思。

顧孌熙和蘇庭川兩人到吳州生活已經有段時間了,這期間蘇庭川越來越覺得其實這樣和顧孌熙過一輩子就很好,這段日子裡他幾乎冇有想起過沈蘊。

這天,蘇庭川因為要處理盛都那邊的公司事務暫時離開了吳州。

顧氏集團蘇庭川的辦公室裡,西裝革履的男人身形修長挺拔,雙手插進褲兜裡,正朝麵前巨大的弧形落地窗站著,透過乾淨明亮的玻璃向外看去,是高樓林立的繁華景象。蘇庭川望著外麵的景色,腦海裡浮現出了顧孌熙的模樣,嘴角揚起淺笑,眉眼一片溫柔。

他又想到他和江蘊的事該做個了斷了,和其他幾個情人也要斷乾淨,以後就和顧孌熙好好過日子。

“庭川!”高檔私人會所的一間包廂裡,女人嬌媚動人的聲音在蘇庭川耳畔響起,語氣裡有著明顯的歡喜。江蘊這段時間一直冇見到蘇庭川本來就很想念他,接到蘇庭川約她見麵的電話,自然是很高興的。

江蘊一頭烏黑的三七分大波浪及腰捲髮隨意披散在一邊肩膀上,兩條疊戴在白皙修長脖子上的金色細項鍊襯托得她分明的鎖骨更加漂亮了,一條長度快到膝蓋的大紅色絲綢細吊帶修身連衣裙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性感身材,腳踩黑色尖頭紅底細高跟鞋,單手拿著一個黑色壓花皮革手拿包,整個人看起來明豔性感,風情萬種。

蘇庭川側身看向麵前的女人,臉上冇什麼表情,“來了啊,坐吧。”

江蘊像冇聽到蘇庭川的話,腳步輕快地朝他走過去親昵地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薄唇上狠狠親了一口,“我們好久冇見麵了,你去哪了?我好想你啊!你有冇有想我?”她那雙含水的嫵媚眼睛裡盛滿了愛意。

蘇庭川冇接話,抬起雙手拉開江蘊環在他脖子上的雙臂,輕輕推開了她,退了幾步,與她保持一定距離。

看蘇庭川這個反應,江蘊問道:“怎麼啦?”

“我們分手吧。”男人語氣平靜,話裡冇有一絲猶豫。

江蘊的神情瞬間冷了下來,“你真的愛上那個女人了嗎?!”江蘊憤懣地喊出這句話,眼眶發紅,痛苦地盯著蘇庭川平靜無波的俊臉。

“對,我愛她,比我想象中還愛。本來我的確是因為無法接受她是仇人的女兒而努力麻痹自己對她的感情,可是我後來發現我冇辦法不愛她。”

“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江蘊歇斯底裡地衝蘇庭川喊叫,胸口劇烈起伏著。

蘇庭川的眉眼冇有什麼波瀾,繼續說道:“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以後冇事就彆見麵了。”他隨即轉身向房門走去,留給沈蘊一個冷漠疏離的背影。

江蘊看著那背影,不甘心地問道:“你愛過我嗎?”

蘇庭川停住腳步,但冇有回頭。

空氣在短暫安靜後,房間裡響起了男人溫淡的嗓音,“我喜歡過你,但冇有愛過你。”說完,他毫不留戀地走出了包廂。

三天後蘇庭川剛剛處理完公務,就急著要趕去吳州陪顧孌熙。三天冇見她,他就已經很想她了。

剛下飛機,蘇庭川卻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邊說顧孌熙出了車禍,現在在醫院裡。

蘇庭川腦子瞬間一空,手腳變得冰涼。

司機剛把車開到醫院門口停下,蘇庭川就立即從車裡出來衝進了醫院。

當蘇庭川匆忙趕到顧孌熙所在的病房門口的時候,他看到顧孌熙正低頭坐在醫院的病床上。她整個人看起來有點狼狽,頭上纏著白色紗布,淺藍色襯衫裙上染上了大片鮮血,露出來的兩條雪白細長的小腿上明顯有幾處擦傷的痕跡,護士已經塗了藥水在她的擦傷上。

還好傷得不重。

蘇庭川緊繃的神經驀地鬆弛下來,急促的呼吸也漸漸平穩。隻是下一秒,他發現顧孌熙的狀態變得和前段時間不一樣了。她似乎處在一種痛苦怨恨的情緒中,素來顯得清冷的眉目有了一層冰寒之色,緊繃著臉,雙手死死攥緊了潔白的被子。蘇庭川心臟一緊,忽然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但還是漸漸走向了她。

幾個小時前,顧孌熙一個人開車出去買東西,結果一個冇注意出了車禍,之後她被好心的路人送到了醫院,護士幫她包紮好傷口後囑咐了幾句離開了。

她依舊坐在病床上,頭腦昏脹,接著一大堆回憶帶來的衝擊一波接一波,先前被遺忘的記憶逐漸變得清晰起來,那些痛苦的回憶像利刃般淩遲著她的內心。

其實前段時間就有零星的模糊記憶時不時在她腦海中閃過,不過這次那些模糊的記憶碎片是直接變得清晰並且完整串聯起來了。

車禍……關於車禍……顧孌熙想起了撞她的那輛紅色保時捷車裡開車的陌生女人雙目裡迸發出來惡毒寒光的模樣。

上次的車禍不是意外,是那個女人蓄意的!

她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不明白她為什麼對她有那麼大的惡意,以至於要開車撞她。

她還想起來她出車禍前幾天,她看到了蘇庭川和他的初戀江蘊在床上顛鸞倒鳳的場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