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國北境,狂怒之城。

數百米高的城樓上,一個青年渾身浴血,無論是城內還是城外,無一活口,屍骨如山,數萬敵人已被斬於劍下!

“恭喜南帝大獲全勝,炎帝傳來訊息,讓您立即返回慶功!”

一個麵容精緻,身材飽滿玲瓏的美女半跪在青年麵前,她一身黑色製服,全身上下充滿了致命的殺氣。

青年閉上了眼睛,長長出了一口氣,“如今敵寇已除,華國必會國泰民安,繁華昌盛,我和炎帝的約定也達成了。”

“冰霜,告訴炎帝,這一戰,南帝已戰死。”

“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南帝這個人。”

“從現在開始,我叫蕭南!”

……

華國,江南城。

蕭南剛從機場下來,得到訊息,老家祖宅變成了一個大型養豬場!

蕭南無比的憤怒!

蕭南放下‘北境之王’之位,這次回來,是為複仇而來!

六年前的事,始終是他心中的心結。

六年前,蕭家商會遭人算計,三天之內支離破碎,江南城眾多勢力落井下石,一夜之間,蕭南的父母,親人,全部被人殺死!

當時,蕭南也被人算計入獄!

這六年來,蕭南機緣巧合下,被華國特工看重,開始了六年的戎馬生涯。

六年來,他要忘記以前的身份,隻有一個信念,保家衛國!

六年時間,從一個無名小卒成為了高高在上的北境之王!

然而,為了六年前的事,蕭南放棄了王者的身份,放棄了王者的榮耀。

他現在隻有一件事要做,就查明真相,複仇!

“南帝,隻要你一句話,我便血洗江南城,將所有和當年之事有關的人,剷除殆儘!”

“就算是屠城,也在所不惜!”

蕭南身邊,是一位英姿颯爽的女人,一身製式服裝,顯得格外的迷人,但是渾身散發的氣勢極為冰冷,猶如萬年寒冰。

此人正是冰霜,三年前,在一場深山之戰中,蕭南救下了冰霜,之後,冰霜一直誓死跟隨南帝。

湘南冷冰冰的道:“這件我自有打算,我要的是真相,到時候,我會把一個個仇人,碎屍萬段!”

“冰霜,你負責去調查當年我們蕭家所有的敵人!”

“是,南帝!”

蕭南迴來第一件事,前往老家祖宅。

“少爺,少爺,您回來了啊。”

這時,門口出來了一個清理豬糞的老頭,看到了蕭南,第一眼就認了出來。

他放下手中的工作,急忙衝了過來,老淚縱橫,“少爺,少爺……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

“江叔叔!”蕭南看到滿鬢白髮的老頭,心裡很不是滋味。

六年前,江林是祖宅的管家,六年後,竟然淪落成給彆人清理豬糞的工人,隻是六年,江叔叔看起來老了二十多歲!

“小南,我等了你六年,你終於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

江林在身上抹了兩把,將手仔細的擦乾淨,想要去摸摸蕭南,可是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養豬六年,他太臟了。

蕭南則是毫不嫌棄,將臉湊過去,如同孩童偎依長輩的慈祥。

“老東西,讓你乾活呢,在這裡乾嘛?是不是不想乾了,媽的,把後麵的路都擋住了!”

這時,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黃毛青年衝了過來,罵罵咧咧,“你全身是屎,真臭,快點乾活去!”

說著,青年向江林的身上一腳踹去。

而下一刻,江林還在原地站著,青年卻倒在了三米外的地方,肚子上傳來了陣陣劇痛,呻吟了片刻,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是誰?你敢打我!”青年猶如一頭憤怒的野狗。

青年的話剛落,蕭南又是一腳踢了過去,青年飛到了五米外,蕭南一腳踩在了青年的胸口。

青年嘴角掛著血跡,喘著氣,痛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少爺,少爺……快住手啊!”江林急忙拉開了蕭南,“你快走啊,他是養豬場老闆張宏偉的兒子,張洋!”

“你惹不起啊,你快走啊!”

青年爬了起來,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惡狠狠的道:“走?你們走的了嗎?”

“這是我的地盤,打了我,還想走嗎?”

江林著急的滿頭是汗,“張總,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蕭南不懂事,我給您道歉,對不起,真是太對不起了。”

江林點頭哈腰,帶著卑微的笑,誠懇道歉。

“道歉?打了我,道歉有什麼用?我弄死你這個老東西,道歉行嗎?”張洋一邊大吼,一邊撥打了電話。

頓時,裡麵衝出來八個保安,每個保安都手持棍子!

“給我打,把這個混蛋往死裡打!”

“你們要打,就打我吧,不要打我家少爺。”江林用瘦弱的身子擋在了蕭南麵前。

蕭南的眼圈有些泛紅,江林在蕭家做了二十年管家,是看著蕭南長大,如今危及關頭,麵對八個人高馬大的保安,還在保護著蕭南。

蕭南動了殺意,“任何人敢動我林叔,死!”

隻要這些保安動手,蕭南會毫不猶豫的將這些人全部殺死!

六年前,蕭南冇有能力保護家人,六年後,任何人都不能動自己的親人!

正在保安們要動手之時,一輛豪車徑直的向這邊駛來,保安們紛紛讓路。

車內下來了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全身名牌,脖子上掛著大金鍊子,一副土豪模樣。

此人正是養豬場的老闆,張宏偉。

“怎麼回事?”張宏偉看到兒子受傷,這些保安劍拔弩張的樣子,急忙問道。

“爸,我被這個混蛋打了!”張洋加鹽調醋的解釋了一番,“爸,你剛好來了,我要弄死這個混蛋!”

“我倒要看看,誰這麼牛逼,敢動我張宏偉的兒子!”張宏偉的目光狠狠的落在蕭南身上,先是一怔,很快想起了什麼。

“這不是蕭南麼?怎麼快出獄了?你不是被判了十五年麼?”

張宏偉對兒子笑道:“兒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可是蕭家商會蕭川的兒子,蕭南。”

張洋聞言,想到了什麼,原來是蕭家的人,那個強乾犯。

蕭家的人已經死光了,冇有想到,還有一個活著。

“大家都是熟人,這裡曾經可是蕭家的祖宅。”張宏偉麵帶笑意,非常和善,“兒子,你也彆計較了。”

“走,蕭南,既然來了,應該回家看看,我陪你。”

江林又要阻止,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些人傷害少爺。

他知道老闆是個笑麵虎,非常護短,兒子被打了,還請蕭南進去,肯定冇有好事。

“我冇事的,叔叔。”蕭南微微一笑,“你不用為我擔心。”

蕭南跟著張家父子進去了,江林一直在外麵等著,非常擔心。

張宏偉明顯有很多企業,養豬場開了三家,如今年關將至,最近豬肉大漲,所以身為董事長的張宏偉親自前來召開會議,激勵員工,督查工作。

員工聽到董事長要親自前來,各個都打扮了一番,會議室裡早就人員滿座。

張宏偉剛踏進會議室,迎來了雷鳴一般的掌聲。

“諸位,在會議開始之前,我要介紹一位朋友給大家認識!”

張宏偉拿著話筒,將話筒的音量調節到最大,“大家都知道,這裡曾經是蕭家商會蕭家的祖宅,眼前的這位,是曾經蕭家商會董事長蕭川的兒子,蕭南!”

“蕭家全家被人殺了,而眼前的蕭南,是一個強乾犯,也是剛坐牢回來!”

“請大家熱烈歡迎蕭南!”

會議室裡頓時傳來了熱烈的掌聲,很多人都麵色古怪,甚至帶著嘲弄,驚訝,戲虐。

而之前被打的張洋大聲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