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南麵色一片平靜,波瀾不驚。

而張宏偉認為蕭南被這氣場嚇著了,繼續戲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這個人比較直爽,要是說錯話了,你彆介意。”

“其實,你來這裡的目的,我非常清楚,這裡曾經是你家祖宅,你打我兒子,無非是要搞事情,弄點錢是不是?”

“當然,我也並非無情之人,當年蕭家的管家江林,我都願意收留,讓他在這裡做六年鏟豬糞的工人,至於你,我當然會收留。”

“坐牢回來,我相信你已經痛改前非,以後會好好做人,以後,你就在我這裡鏟豬糞吧!”

羞辱!

肆無忌憚的羞辱!

會議室裡的人各個無情的嘲弄,有的人為了迎合老闆,甚至是抱腹大笑,笑的東倒西歪,前俯後仰,差點滾地大笑了!

然而,蕭南穩如泰山,麵無表情,就好像在看一群傻子在表演一般。

張宏偉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這種麵對眾人嘲弄麵不改色的人,要麼是人中龍鳳,要麼就是一個被嚇傻的廢物!

當然,張宏偉根本不信眼前的蕭南是人中龍鳳,那隻能是一個廢物了。

在眾人的嘲弄聲中,蕭南走到了話筒麵前,道:“張宏偉,限你們三天之內,搬出我家祖宅,將這裡清理乾淨。”

“所有不屬於蕭家的一切東西,全部拆除,要絕對的乾淨!”

“如果做不到,三天後,我來這裡,見到多少人,我殺多少人!”

眾人聞言,先是麵麵相窺,然後是鬨堂大笑。

“哈哈,這人傻了!”

“是不是做了幾年牢,腦子被裡麵的人打傻了?”

尤其是張洋,喊的聲音最大,“來來來,我把脖子洗乾淨等你,你有種殺了我啊,要不要我給你一把刀啊?”

“哈哈,真是傻缺啊,傻缺!”

蕭南並冇有理會這些人,道:“記住了,你們隻有三天時間,我勸你們動作快點。”

蕭南向外麵走去。

“站住,誰讓你走了?”張宏偉喊了一聲,門口四個保安擋住了蕭雲。

“我們的地盤,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當然,你要走也可以。”

張宏偉伸出了右腿,踩在了桌子上,“給我兒子下跪道歉,然後,從我的胯下鑽出去,像一隻狗一樣爬出去,我就看在你家祖宅的份上,饒你一次。”

幾個保安圍住了蕭南,拿著電棍,眾人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還不快跪下,道歉?”

“快點,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跪下!”

眾人也都吆喝著,要蕭南跪下。

蕭南還是一副平靜的樣子,好像這些人的逼迫和羞辱,與他無關。

其實蕭南在考慮,要不要出手,將這些人全部殺了。

張洋見蕭南不動,對保安下令,“看來這小子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來人,讓他跪地道歉!”

四個保安同時出手,爭先恐後地抓向了蕭雲的手臂,這種情況,他們是搶著立功。

在最前麵的兩個保安要碰到蕭南的胳膊時,他們同時感覺到臉上一痛,然後整個人飛了出去,砸在了五米開外。

兩個保安嘴角溢血,昏死過去了!

另外兩個保安嚇傻了,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滿臉驚恐。

在場的人,全部被嚇著了!

那兩個保安,那可是一米八幾的身高,身材魁梧,就這麼飛了五米遠,而且,冇有人看到蕭南是如何出手的!

張洋大喝,“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全部給我上,抓住這混蛋!”

外麵的八個保安全部衝了進來,和裡麵的兩個保安一起。

他們知道蕭南厲害,但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這麼多人一起上,還拿著電棍,一定可以製服蕭南!

四周的人紛紛散開,他們都起鬨,又開始大笑,等待蕭南被狠狠毒打的場麵。

砰!

砰砰砰!

蕭南一拳一個,一腳一個。

從四麵衝上來的十個保安,一個接著一個飛了出去,狠狠砸在地麵上,每個人都是昏死過去了。

蕭南的觸手速度太快了,那些保安,連蕭南的衣角都冇有碰到!

這次,冇有人敢笑了,所有人的表情都僵硬在了臉上。

這人是瘋子嗎,還是人嗎?十幾個保安,每個人都是一招被打暈了!

蕭南向張宏偉走去,路過張洋的身邊時,瞪了張洋一眼。

“彆打我,彆打我。”張洋嚇的跪在了地上,身下濕了一灘,褲腿處還流出了尿……

“大哥,我錯了,我今天不敢惹你,求求你,彆打我。”

蕭南並冇有理會張洋,這種冇有骨氣的人,他都懶得出手。

蕭南走到了張宏偉身邊,在張宏偉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

張宏偉滿頭大汗,滿心恐懼,感覺站都站不穩了。

蕭南並冇有動手,淡淡的道:“記住了,三天時間。”

蕭南冇有多停留,在眾人複雜和驚恐的目光中離開了。

“蕭南!”張宏偉左手扶著會議桌,支撐著痠軟無力的身體,“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要弄死你!”

蕭南剛走出大門,一臉著急的江林看到蕭南出來,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抓住了蕭南的手,“少爺,您冇事吧?他們冇有為難你吧?”

陣陣暖意從江林手心傳來,蕭南目光真誠,“江叔,不要在這裡工作了,跟我走。”

“少爺,我一把老骨頭了,習慣了在這裡工作,你不用管我了。”江林從懷裡摸出了一張銀行卡,道:“這是我這些年的積蓄,雖然不多,你拿去創業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出成就來。”

江林剛纔去了一趟宿舍,將他所有的積蓄拿了出來。

蕭南滿心感動,這裡麵的錢,可是江林辛辛苦苦轉來的血汗錢,他怎麼可能要呢。

江林認為,蕭南剛出獄回來,可能身無分文,所以,他將這些錢給蕭南,讓他用。

“你一定要收下。”江林道:“孩子,彆拒絕我,蕭家對我恩重如山,對我不薄,你千萬彆拒絕。”

蕭南收下了,心裡道,放心吧,江叔,三天後,這裡的一切會重歸蕭家,以後,您老就是蕭家的主人!

蕭南向江林告辭,來到一個路口,一輛黑色轎車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