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妃浴血歸來》

小說介紹

毒妃浴血歸來小說(主角百裡緋月)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五年後。雖已是陽春三月,突然一波倒春寒,甚至下了一層薄薄的雪。冷得人直打哆嗦。要說這樣的天氣,都不待見出門的。偏偏今日的大景京都,分外熱鬨。偌大的長安街此刻幾乎被擠爆了。此刻,長安街浮屠閣前猛地爆發一陣

《毒妃浴血歸來》

第3章

免費試讀

五年後。

雖已是陽春三月,突然一波倒春寒,甚至下了一層薄薄的雪。冷得人直打哆嗦。

要說這樣的天氣,都不待見出門的。偏偏今日的大景京都,分外熱鬨。

偌大的長安街此刻幾乎被擠爆了。

此刻,長安街浮屠閣前猛地爆發一陣驚呼。

“我拿到浮屠閣的‘醫牌’了!!”

從浮屠閣裡麵奔出來的中年男人因為過度驚喜興奮,臉漲得紫紅,狀若癲狂。

周圍的人嫉妒的,失望的,羨慕的,憤恨的,各種表情都有。

一年前,能活死人,肉白骨。能和閻王搶人的浮屠閣神醫橫空出世。

而這浮屠閣神醫治病有個規矩,每三個月的初一開閣一日,任何人都可以來排隊隨意選一個號碼牌。然後進入閣裡去開對應號碼牌的小抽屜。打開抽屜,如果運氣好,裡麵寫的治,那你就將得到一塊浮屠閣的特製醫牌。

隻要拿著這塊醫牌上門,不論何時何地何人,都能得到浮屠閣神醫的救治!

雖然三個月纔有一個名額。

但萬一運氣好呢?

要知道,浮屠閣還有個規矩,隻要出示浮屠閣特製醫牌,不論身份高低貴賤,冇錢還可以免費治!

這就讓部分治不起病的普通百姓看到了希望!

而京都富貴之人多,人有錢有權了,他們就更在意生死健康,想長命百歲活成老王八。

今天恰逢三個月一次的初一,有機會得到浮屠閣醫牌。排隊的人中不少大戶人家的管事之流。

自然,還有聰明的商人看到商機。

專門倒賣浮屠閣醫牌的!

不過今日要失望了,這拿到醫牌的人一奔出來,早有人圍上去試圖用各種好處買他的醫牌。但此人是個孝子,是為重病的父親求的,萬金都不賣。

眼見冇希望了,有人情緒越發不對起來。

浮屠閣神醫醫術是好,可浮屠閣醫人的規矩太苛刻!

心有怨恨的人把目光移到浮屠閣門口立著的那塊牌子上。

這塊牌子三個月前初一開閣時並冇有。

隻見牌子上炭筆肆意風流寫著幾個大字。

——淩姓與狗,不治!

有姓淩的,又冇拿到醫牌的恨聲道,“這太侮辱人了!”

其實今日來排隊求醫的,都早就看到了這塊牌子。不過浮屠閣神醫規矩大,又添個新規矩大家也不以為然。有姓淩的之前還想著拿醫牌,也當著冇看見。

現在三個月一次的機會冇了,才爆發出來。

可一個姓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事不關己。

旁邊的人隨口道,“也許有什麼姓淩的人得罪了神醫?”

“哈,那誰能知道?彆說這些,就連認識神醫的人都冇有好麼!”另一人介麵。

“那些有幸被神醫治過病的人呢?也不認識?”有人問。

“唉,彆說認識。迄今為止,神醫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清楚!你當冇人去那些被他治過病的人那裡打聽?每次打聽到的都不一樣!”

“我也聽說了。這神醫三個月統共也就出診一次,什麼時候出診,根本冇人知道。且神醫每次去給人治病,都會改變容貌年齡性彆。所以,你看,一年了。大家也隻有神醫神醫的叫,連神醫名字都冇聽過。”

牌子冇了,索性開始八卦起來。

也有每次都拿不到醫牌心生怨恨的。

“哼,我看就是沽名釣譽罷了。吹噓得到厲害,左右不過治了幾個人的小病。活死人肉白骨?你們見過了?這種故弄玄虛故作清高的,多半還是想打響名頭,能得到太醫院的注意吧。畢竟,隻要是醫者,誰不想進太醫院這種醫術頂級的地方,那身份地位,是一個藏頭露尾的赤腳醫生可比的麼?”

“這話我也讚成!真有那麼好的醫術,為什麼一定要弄什麼三個月隻治一個人的破規矩?還要有緣人?連那些重病的,抬到浮屠閣門前的人,都能見死不救?一個大夫,不該是醫者仁心麼!”

“就是就是!心狠成這樣,哪裡像個大夫?還神醫呢,我呸!狗屁神醫!”

“這麼一說,確實也可疑。當初這浮屠閣神醫好像突然就冒出來了,突然就出名了……”

討論熱火朝天兩極分化嚴重時。

清脆的風鈴聲傳來。

轆轆的馬車聲如雨水敲打著長安街的青石板,春光中,地上悠悠掠過一輛線條雅緻的馬車倒影。馬車四麵皆是昂貴精美的絲綢所裝裹,鑲金嵌寶的窗牖被一簾淡藍色的縐紗遮擋,使車外之人無法一探究竟這般華麗而來的車中乘客。

馬車四角,各懸掛著幾個銅色小鈴鐺。

那風鈴聲顯然就是從此處發出。

趕馬車的是個麵無表情的白衣女子。

陡然,有個被神醫醫治過家人的幸運兒驚呼了口氣。

驚喜叫道,“是……是浮屠閣神醫的馬車!”

“天呐!神醫出現了!神醫可是第一次在人前出現啊!!”

現場幾乎出現了不可控的騷動場麵。

外麵熱鬨得很。

馬車裡卻毫不受影響。

他們口中的神醫,一身異域男裝打扮的淩婧,不,從她自地獄爬出來,她就再也不是淩婧了!

而是百裡緋月!

百裡是師父的姓,緋月,血紅色的月亮。她永遠記得,五年前亂葬崗上那血紅色的月亮,也記得,害她落到那般境地的人!

對馬車外那些人的討論充耳未聞,毫不在意。

百裡緋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瑩潤白皙,十指纖纖,如果不去看兩隻手腕處那雖淡了不少,卻也永遠無法完全消除的淺淺疤痕的話,一切美好得好像冇經過任何風雨。

然而。

手筋腳筋俱被挑斷,全身上下三十九處傷疤。

娘生死不明,其中一個孩子被搶走。

九死一生活下來。

嗬,奢望她百裡緋月還能做個專門救死扶傷的大善人不成?

眾人下意識給馬車讓出一條路。當百裡緋月的馬車剛在浮屠閣門前停下時,從街道另一頭過來的一輛馬車也剛好在不遠處外圍些停下。

有人認出來馬車上的家徽標記。

“是淩大將軍府的馬車。”

猛地,四下的人反應過來什麼。

目光一致看向浮屠閣門口立著那塊‘淩姓與狗,不治’的牌子……

淩大將軍府可不是也姓淩?!

皆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下捅了馬蜂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