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帛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086章

-下麵的火是滅了,但是這心裡的火卻燒得更旺了。

夜深人靜,隻能聽見蕭蕭北風,在屋外呼呼地吹著。

鳳城寒的雙手撐著上身,越過小貓兒,又做起了偷香竊玉的勾當,薄唇輕碾著下方飽滿的雙唇。

冷落月並未睡沉,淺眠中感覺到嘴巴酥酥麻麻的像是有螞蟻咬一般,便清醒了過來。

本欲睜眼,但感受到唇上濕潤柔軟的觸感,和噴在臉上的溫熱氣息,她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冷落月整個人都僵住了。

鳳城寒這個冷酷高傲的男人,竟然在她睡著的時候偷親她,這是人乾的事兒嗎?

看他這熟稔的樣子,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難怪,她好幾次醒來後,都覺得嘴唇有些腫,她還以為是蚊子咬的,冇想到狗皇帝就是那隻大蚊子。

冷落月很想推開鳳城寒,然後狠狠地指責他,讓他無地自容。

但是指責過後呢?

她是在是不想麵對那種尷尬的場景,所以她慫了,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繼續裝睡,裝冇發現,裝不知道。

但濕潤有溫潤的觸感,讓她的心跳開始加快,就在她的心跳要藏不住,在心裡咒罵他還他喵要親多久的時候。

鳳城寒的唇才離開她的,她聽見他輕聲道:“要快些好起來呀,朕快要憋不住了。”

冷落月裝作在熟睡中翻了個身,用後背對著鳳城寒,在心裡咬牙切齒地道:“我好不了了,你還是憋死吧!”

偷香成功的鳳城寒,將冷落月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心滿意足地躺下了,很快就睡著了。

而冷落月卻聽著自己吵鬨的心跳,久久不能入眠,第二天又毫不例外的起晚了。

第二天倒是一個大晴天,不但停了雪,天上還掛著太陽。

宮中的人也趁著這個晴天,將屋頂上的積雪都給清理了。

鳳城寒早上召見了餘寺卿,讓他挖百十斤土豆送進宮,還讓皇莊上的人做好準備,他明日下朝後,要帶著文武百官去看他們收土豆。

隻有親眼看見,文武百官才能相信土豆的高產,也順便讓他們長長見識。

鳳城寒很想看到文武百官驚掉下巴的樣子。

餘寺卿走後,鳳城寒便讓王信拿了寫聖旨的黃色絹帛來。

王信笑眯眯地將黃色絹帛鋪在了桌上,這土豆種是冷妃娘娘獻的,如今豐收,冷妃娘娘自是首功,皇上在小皇子被冊立為太子的時候冇有抬冷妃娘孃的位份,原來是想等到現在一起封賞呢!

以冷妃娘娘所立的功勞,和皇上對她的喜愛,這次怎麼著也得封冷妃娘娘做個皇貴妃。

絹帛是縫著雪白的上等宣紙的,可存千年不腐,鳳城寒提筆沾墨,思索片刻,便在紙上行雲流水地寫了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冷氏落月……

王信低著頭在一邊候著,不經意地一抬頭,瞄到皇上剛寫好的兩個字,頓時驚得瞳孔放大,又怕皇上以為他在偷看,又連忙低下了頭。

震驚不已,皇上他竟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