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小福妻:王爺,王妃又懷崽崽啦》 小說介紹

名字是《農門小福妻:王爺,王妃又懷崽崽啦》的小說是作家書書的作品,講述主角蘇清和裴奕寒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農門小福妻:王爺,王妃又懷崽崽啦》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就這樣蘇清和躺在床上冇一會便就閤眼休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蘇清和好像聽到了錢豹的聲音。

似乎是錢豹正在朝裴奕寒說著什麼。

而裴奕寒猶豫了好久纔回複了錢豹兩三句話。

之後蘇清和便就聽到一陣又一陣的腳步聲,由近及遠,而且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半夢半醒的蘇清和也很好奇錢豹跟裴奕寒他們二人去做些什麼。

於是,蘇清和立馬睜開眼來,從床上坐起。

可一陣陣的眩暈,讓蘇清和冇辦法睜開自己的眼睛。

頭一沉又朝著枕頭栽了過去。

“自從懷孕之後,這身體可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可是前幾天還冇什麼反應,怎麼現在這麼頭暈了......”

蘇清和一邊想著,一邊又合上了眼,沉沉的睡了過去。

而裴奕寒和錢豹他們兩個人現在也因為案子要準備出門。

根據衙門的差役來報,小鎮上莫名其妙出現了一場偷竊案件。

如果僅僅是一件簡單的偷竊案件,那麼倒也不用裴奕寒親自出馬,但這偷竊案件似乎是一件連環案。

而且這件連環案件被盜賊偷竊的,竟然隻是農戶們平時用於耕作的牛,或者是家裡養的雞鴨等家禽。

甚至還有幾家丟了幾隻大黃狗。

不僅如此,這些農戶們發現自家家畜丟失的時間竟然都出奇的一致,皆是昨天晚上。

“這盜賊偷盜倒是挺有想法,他竟然隻偷到一些家禽,卻不在這些農戶家裡偷些銀兩。”

“這個盜賊很有可能就是小鎮上的人,他的目光很短淺。”

裴奕寒不費吹灰之力,便就將整個道賊的想法,細緻的給衙門中的所有人講解了一遍。

“他是整個鎮上最遊手好閒的人,家貧,但又很懶惰。可他卻能準確的知道,誰家養了牛,誰家餵了雞。”

裴奕寒就這樣簡單的一說,便就有人立馬想到了之前在小鎮上的流浪漢。

“也並不排除他有同夥這件事,畢竟一晚上偷到如此數目的牛羊雞狗,他一個人也冇辦法完成。”

“這樣吧,你們先去各家各戶,看看一共丟失了多少家畜。”

聽到裴奕寒發話之後,差役們立馬行動起來。

而裴府正休息的蘇清和,此時此刻也悠悠轉醒,她推開自己的房門,想走出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可當她剛剛走到前院的時候,就聽到幾個下人在議論,隔壁的宅子丟了幾隻雞鴨。

“你們剛剛是說隔壁宅子丟了雞鴨,是昨天晚上丟的嗎?”

蘇清和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她在屋子裡聽到外麵的敲門聲。

本來以為是蘇清和,懷有身孕之後神經緊張,敏感導致的幻聽。

現在看來是真的有人,在晚上偷偷的偷走了院裡的雞鴨。

“是啊,蘇小姐,隔壁宅子的雞鴨就是昨天晚上丟的,剛剛差役還來過清點數目呢。”

既然是這樣,那也不知道自己家裡是不是也丟了幾隻雞鴨。

如果真的有雞鴨丟失,那娘肯定十分焦急。

說不定劉氏和蘇綺羅他們兩個,還會連起手來,再欺負娘。

蘇清和的腦袋飛速運轉,她在想,要不要回家去看看娘養的雞鴨有冇有危險。

“那你們能不能幫我備牛車?我想回家看看家裡的雞鴨有冇有丟。”

蘇清和剛剛說完,就打算回廂房,拿上東西回家看看。

“蘇小姐,剛剛先生讓人回來告訴蘇小姐,說蘇小姐家裡並冇有東西丟失,還請您放心的在這裡呆著。”

那兩個下人,畢恭畢敬地對蘇清和說道。

這讓蘇清和也感到意外,原來裴奕寒的心思能細膩到這種程度。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不擔心了。”

蘇清和淺淺的答應之後,便就回到了自己的廂房裡。

現在天色已晚,夕陽映照在西方滿是昏黃。

蘇清和本來是想,自己今天一早過來,謄寫滿滿一整天的佛經,用不了兩三日便能完成工作。

可照現在的進度來看,自己在這裡,待上半個月都不一定能夠寫完。

“原來裴奕寒一天這麼忙,連家都不回,唉,我已經有點餓了,在這裡待著真無聊。”

蘇清和心裡一邊這麼想,一邊將盤子裡的糕點塞到自己的嘴裡。

約莫在這凳子上坐了半個小時,蘇清和也將盤子裡的糕點吃的一乾二淨。

“又吃完了一盤,不得不說這真好吃,也不知道裴奕寒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想著想著,蘇清和突然就聽到了一陣貓叫,她探過頭去,向門外一看,果然是金絲虎在門外叫她。

“哎喲,小虎你可過來了,讓我抱抱一下午冇見你了,你有冇有想我呀?”

蘇清和一邊說著,一邊抬腳往門外走去,但金絲虎似乎並不想讓她觸摸,而是晃了晃尾巴扭頭就往前院走。

蘇清和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她也就這樣跟在金絲虎的後麵,向前院緩緩走去。

很快他們就穿過了竹橋,又穿過了走廊來,到了大門口。

此時此刻的天已經完全黑透了,墨色的天空上掛著一輪皎潔的彎月。

時不時還颳著一些微微的春風,倒是十分的舒暢。

隻是蘇清和也不知道金絲虎這麼晚來大門又做什麼呢?

但她隻是彎下腰,蹲在金絲虎的旁邊,輕輕的伸手摸著小虎的背。

而金絲虎也是輕易的蹭著蘇清和的手,就這樣,在這裡待了約摸有半盞茶的時間。

在金絲虎又一聲的貓叫之後,蘇清和扭頭朝著街角望去,她看到裴奕寒他們回來了。

“原來小虎是想叫我來這裡等他們回來呀,你可真貼心啊小虎。”

蘇清和抱起金絲虎來,輕輕的邁著步子朝著裴奕寒他們走去。

而裴奕寒他們剛從街角轉過彎來,便就看到蘇清和邁著輕盈的步子朝著他們走來。

一時間裴奕寒彎起嘴角,將開心表現在了整張臉上。

就連他身旁的錢豹也感覺到了裴奕寒的高興。

錢豹張口便說。

“裴先生前麵是蘇小姐嗎?她好像一直在等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