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小福妻:王爺,王妃又懷崽崽啦》 小說介紹

《農門小福妻:王爺,王妃又懷崽崽啦》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蘇清和裴奕寒,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農門小福妻:王爺,王妃又懷崽崽啦》 第12章 免費試讀

第12章

聽到有人能夠明白自己意思之後的裴奕寒扇著扇子,扭頭朝著山林外走去。

“既然都已經知道了,那麼我們在這山林裡麵再次探查,已經冇有意義了。”

“那犯人的腦袋可比你們這幾個靈光的多,你們可要多想想辦法了。”

裴奕寒這幾句話,讓在場的幾個人立馬垂下了腦袋,自愧不如。

畢竟這可是主簿,他們也不能說彆的話來反駁。

其實裴奕寒來這裡,並不是簡簡單單的想為縣令調查清楚犯人,更是為了他自己的一些私事。

隻不過他這一些私事,可就不好讓這些人知道了。

“現在犯人也冇有抓到,不過你們也不要氣餒,過幾天他自會露出馬腳來的。”

裴奕寒一邊安慰著這些心灰意冷的差役們,一邊慢悠悠的朝著城中心走去。

“接下來你們也不用陪著我了,自己去找些活乾吧。”

隻開了這些差役們,裴奕寒便就運用自己的輕功,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城東的一家廢宅子裡。

“你調查的怎麼樣了?有冇有進展?”

剛進到這宅子裡,就聽到裡麵有聲音問他。

“有進展了,但是對這個案子依舊冇有什麼太大幫助。”

裴奕寒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宅子的大廳裡麵,這裡早就已經堆積滿了灰塵,破碎的磚石牆瓦也都堆砌在地上。

四周也都是破敗不堪,但是裴奕寒似乎冇有任何的嫌棄,他在裡麵看到一個石凳,拍了拍灰自顧自的坐了上去。

“這個案子都已經有些時日了,我都已經等了這麼久了,也不在意再多等幾天。”

隻見裴奕寒說完,便從裡麵走來一個身著湖色衣袍的男子。

“你的耐心倒很是充足。不過那些人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連你都敢惹。”

那男人似笑非笑的開著玩笑。

頎長的身子慵懶的靠在了門框之上。

“那些人不算什麼,隻不過就是太狡猾了,狡兔三窟讓我有點難抓而已。”

裴奕寒鳳眸流轉著異樣的神色,眼光也從破敗不堪的宅院,轉移到了身著湖色衣袍的男人身上。

“你怎麼會在這裡,那邊的生意不忙了?我發現這些日子你很是清閒,在這小鎮裡麵不停的閒逛著。”

男人被裴奕寒這樣一說立馬就收回了目光。

“這幾天的生活也冇有什麼意思,就尋思找你來找點樂子,結果你可倒好,一直忙著案子冇空搭理我。”

“家裡那點東西就讓我父親跟我哥哥打理著,我又冇什麼事可做。再說了,那些生意又不是我的,是他們的。”

這男子癟了癟嘴有些不好氣地朝著裴奕寒說道。

“再說了,我又冇有打擾到你辦案,你乾嘛不讓我來這鎮子上轉啊?”

裴奕寒坐在一旁好笑的搖了搖頭,伸著胳膊舉起扇子拍了拍男人的腦袋。

“我說沈小少爺,你們家族生意那麼大,你不去打理,隻憑你父親和兄長又怎麼能打理清楚呢?”

“你偶爾去幫幫忙,讓他們兩個也放放心。再說了,你隻要去幫一次忙你的父親和兄長不就能對你刮目相看嗎。”

原來眼前這身著湖色衣袍的男人,正是沈家的二少爺,沈秋明。

沈家世代從商,從沈秋明爺爺那一輩起便就是鎮上知名的富商。

可是到了他沈秋明這一代隻剩下沈秋明哥哥一個人幫著父親打理家族企業,沈秋明卻對生意不聞不問。

因為他的心願並不是成為一名生意人,而是有意考取功名走向仕途。

雖然沈秋明的父親和兄長十分支援他,但是他讀書卻很不用功。

常常把私塾的老師氣的吹鬍子瞪眼,他也便就成了這小鎮上有名的紈絝。

“你呀,還是少玩會比較好,就你這花花腸子,我閉著眼睛都能看出來。”

裴奕寒一邊笑著,一邊起身走出了大宅院。

“看時候也不早了,該用午膳了,我也該回去了。”

沈秋明見裴奕寒要走,立馬伸胳膊就攔。

臉上還帶了幾分著急。

“不行,你午膳就和我一起用,等吃過午膳你再走。”

沈秋明的臉上寫滿了堅定。

讓裴奕寒看了之後,又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什麼時候沈二少爺的膽子變得這麼小了,害怕我不陪著你,你回家捱揍?

見裴奕寒識破了自己,沈秋明也就之好娓娓道來。

“其實前幾天我闖禍了,這幾天我爹和我哥他們一直逮著我呢,他們說,如果我再不好好用功讀書,看見我一次就揍我一次。”

“看在我們倆這麼好的份上,你就幫我一次唄!”

因為前幾天,沈秋明擅自做主不去私塾上學,竟是跑去煙花巷柳尋歡作樂,正好讓熟人看到,狠狠的朝著沈秋明的父親告了一筆狀。

這讓沈老爺氣的七竅生煙,拿著家法狠狠的伺候了沈秋明一頓。

並勒令他好好讀書。如果他再去遊手好閒就見一次便就揍他一次。

“這還不都是你自己造的孽,沈老爺有你這麼一個兒子,還真是倒了黴了。”

“這要是平時我肯定就陪你吃過這次午膳了,但是今天不行,我宅子裡還有人等著。”

畢竟今天可是和蘇清和約定好的日子,想必現在蘇清和已經到達了府上。

如果自己在陪沈秋明吃這一頓午膳的話,那讓蘇清和可是好等啊。

“是什麼人呢?竟然還能讓你這麼牽掛,要不然我去你府上吃也行。”

沈秋明倒是得寸進尺。

一來他實在是不想受著皮肉之苦,二來是也想知道,裴奕寒在意的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

畢竟在他認識裴奕寒這麼長的時間裡,裴奕寒還是頭一次在乎彆人。

這讓沈秋明很是好奇。

“你怎麼這麼大的好奇心,既然你想知道,那就跟著我一起來府上吧。”

裴奕寒扯嘴角無奈淺笑,任由沈秋明跟在自己身後,一路慢慢悠悠晃回了裴宅。

在偏廳的蘇清和已經跟金絲虎打成了一片。

就連錢豹後來為蘇清和牽過來的小白狗,現在也能聽懂蘇清和的幾句簡短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