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虞帝國。

京師,斷魂台!

今日,正是對【陰陽邪帝】的公審大會!

大團大團鉛黑色的烏雲,盤旋在斷魂台高空,發出嗚嗚的詭異聲音。哢嚓哢嚓,那是一道道雷霆,正在醞釀。斷魂台之【紫金神雷】,正可以破元嬰期修士的不朽身軀,能讓那犯人粉身碎骨,挫骨揚灰。

這是大虞修仙帝國,最殘酷的懲罰。

而紫黑色的烏雲之下,已經聚集了千萬人。一時間,京師可謂萬人空巷,男女修士紛紛聚集在斷魂台,參加今天的公審大會!

終於,午時三刻,一群威風凜凜的白甲衛士出現了,正是帝國戒律殿的【白衣衛】。三百精銳白衣衛,押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來到了斷魂高台!一瞬間,圍觀的人群,徹底沸騰了,無數人開口大罵道:

“這就是陰陽邪帝!”

“他為禍修仙界多年,殺死無數正道修士啊。”

“就是,該死的邪帝!終於因為【心魔】爆發,失去修為和戰力,被白衣衛抓住了。”

“殺死他。”

“五馬分屍!”

“不!讓雷霆劈死他!”

“挫骨揚灰,邪帝,這就是你的下場!”

“邪帝,你可曾記得,”人群中,一個灰衣老者,憤怒道:“你年輕的時候,初出茅廬,就敢調戲王家小姐……被我家伯父發現後,你反而殺了我伯父、王家小姐,還有彆院所有人啊!我就是那受害的徐家子弟!”

“你這個秦獸!”

“何止!蕭帆這個秦獸,更曾經,竟然親手殺死了他的叔叔和伯父。”

“這個秦獸,在【鐵州】礦山挖礦的時候,他的二叔和三叔,一直對他照顧有佳,當他是親兒子一樣啊。可這蕭帆邪帝,竟然親手擰下他們的腦袋來!還懸掛在城門上!”

“豬狗不如!”

“是的!邪帝!他更是投靠了【黑山匪】,大肆搶掠路過的商人,綁票勒索,作惡一方!我們東家,就是被你活活打死的!我們美麗的大小姐,因此內疚一輩子……你重傷,是我們大小姐救的你啊,你卻恩將仇報,活活打死了我們老東家!你該死啊!”一個大商閣管事模樣的人,大聲道。

“就是,要挫骨揚灰!”

“邪帝做的壞事,多著呢。”

“邪帝,你今天修煉得走火入魔,以至於失去戰力,是活該啊!哈哈!”

走火入魔。

“邪帝,你更是欺負了我們大虞帝國,最美麗的【驕陽公主】,那是我的女神啊,卻被你給……你這個秦獸。”

“女神,冇有關係,你生下的孩子,可以跟我姓!或者,我跟孩子姓也冇有關係。”

帝國最美麗的公主?

“殺,殺,殺!”

到了最後,萬千自詡為正道的修士,紛紛大喊!

京師菜市口沸騰了,人們述說著邪帝,各種壞事。最後,所有人都期待,斷魂台的天雷,馬上泯滅了這個元嬰期的邪魔修士!粉身碎骨、挫骨揚灰,就在今日!人們呐喊,不停的萬般辱罵,更有人取出臭雞蛋和爛菜葉,丟了過去。

而白衣衛中,那白髮老者,邪帝蕭帆,他隻是看著高台之上的烏雲,眼神古井無波……

“肅靜!”

就在此時,白衣衛的大頭目,【戒律殿】的長老:皇甫冰,他大聲道:“肅靜!”

菜市口安靜下來,萬千修士,看著周圍嚴肅的長老。皇甫長老對陰陽邪帝,道:“蕭帆,死之前,你還有什麼話說麼?我知道,你早年就冇有了舌頭,如果你有什麼辯解之詞,可以寫出來。”

蕭帆看著高台上的烏雲,就在此時,一場小雨降臨了。一下子將夏天的燥熱,一掃而空。蕭帆張開了口,果然,口中冇有舌頭,是空空的。他一生,都不願意解釋什麼。此時,在乾渴了幾十天後,他張開口,吞下了一個個清涼的雨滴……滋潤了乾渴的咽喉。

“你辯解不辯解,其實也冇有用!”皇甫冰皺起眉頭,道:“請,我們大虞神國的鎮國之寶:【生死血簿】!”

“生死血簿,那是我大虞神國,最巔峰的法器,是仿造地府的生死簿而來。”

生死血簿。

“這血書,會將你的一生作為,寫得清清楚楚!”

“你,邪帝蕭帆,無可辯駁!”

“哼!”

皇甫長老,在公審大會上,冷冷道:“本來,邪帝蕭帆如此邪惡,直接殺死就好。”

“對,長老,殺死他。”

“將他千刀萬剮!”

“讓神雷劈了他。”

“殺了他。”

眾人紛紛大聲道。

“但是,”皇甫長老道:“我神國,一向優待高階修士。這蕭帆,畢竟已經進階到元嬰期,乃是修仙界最巔峰的修士。所以,要斬殺這最巔峰修士,就要讓天下,讓整個修仙大陸都心服口服!”

“現在,我宣佈,啟動生死血簿,展現蕭帆一生的作為。”

殺小毛賊,殺一般的江洋大盜,自然不用這巔峰的寶物。但是,蕭帆,畢竟已經元嬰期,而且名聲響徹【天南修仙界】,不僅在大虞神國,在附近的幾個修仙王國,也是很有名氣!雖然是惡名。

所以,殺這樣的大人物,一來,需要斷魂台的紫金天雷,才能將他罪惡的身體挫骨揚灰。第二,卻需要公佈他的一生,讓人心服口服!

“好。”公審大會中,人們紛紛稱讚道。

“就讓我們看看,這秦獸,是如何作惡修仙界的。”

“看完之後,再殺了他。”

就在此時,皇甫長老看向了白衣衛中,一個美麗的少女。少女今天不僅一身白衣,甚至,還戴孝。

她眼睛中都是仇恨的淚水,死死的看著邪帝。

“王婉君,”皇甫長老,對她道:“這邪帝最先作惡,就是殺死了你家族的祖輩,那今天,就由你,取他的【心頭血】,激發生死簿吧。”

“謝長老。”王婉君想起自己被殘殺的親人,眼睛中都是仇恨的色彩,她取出一枚特製的血色長針,冷笑中,一步步走向了蕭帆。蕭帆看著她,眼前一陣恍惚,她竟然和她的姑奶奶王晨曦,長得如此相似。

甚至,比王晨曦更漂亮很多……

“王、晨、曦。”蕭帆,突然說出這三字。

不是冇有舌頭麼。

修煉百年,蕭帆早就練就了【腹部鼓氣】發聲。聲音雖粗澀,但是,蕭帆依舊深情道:“王晨曦……時間過去了這樣久,原來,你已經死了一百年了啊。”

百年修仙生涯。

“王晨曦,嗬嗬。”蕭帆的最後兩聲,卻充滿了譏諷。

而此時,王婉君已經走到蕭帆身邊,她低聲憤怒道:“邪帝,你不配提起我姑奶奶的名字!”這更美麗的王婉君,應該是王晨曦大哥的孫女。

“蕭帆,你去死吧!”

王婉君她手持長針,刺向了蕭帆的心口。蕭帆可是元嬰期修士,身體早已經刀槍不入。但今天,這血色長針,卻輕易刺入他的身體。是蕭帆走火入魔,身體也不行了?還是,困於心魔的他,也想回看自己的一生?

王晨曦,徐冷風,王雙寶,王三寶,上官秋,上官易煙,皓月公主,半獸人蠻王……一個個名字,在蕭帆的記憶中跳動。

疼痛!

長針刺入身體,很疼。但比起蕭帆心中的痛苦,這就又不算什麼了……蕭帆,抬頭看著天空,冰涼的雨水,將他沖洗得清清白白。

“哼。”王婉君卻是一聲冷笑,道:“邪帝,你一生殺了那麼多人,裝什麼裝。”

“就是,他是壞人。”

“邪帝,你以為今天您裝深沉,我們就會放過你麼。”

“去死吧。”

“哈哈,看今天,雷神,是怎麼殺死一個元嬰期修士的。”

眾人丟來的臭雞蛋,爛菜葉,打在了蕭帆清白的身體上。

心頭血,已經取走。

困於心魔的蕭帆,似乎更虛弱了。而王婉君冷笑一聲,道:“你說我和我的姑奶奶,長得很像?那今天,我就替她報仇了!善良美麗的她,好心邀請你去【家族封地】做客,你,你竟然對她,做出那種事情。事後,還殺光了整個彆院的人。”

“你這個秦獸!”王婉君憤怒的看著蕭帆。

蕭帆看著熟悉又陌生的麵孔,無語。

冇有舌頭,自然無語。

一生無語:就是蕭帆。

“好。”皇甫長老點點頭,接著,那心頭血,一滴滴的落在了【生死血簿】上。這個修仙大陸上,有幾百個王國。每個王國,都有自己的鎮國之寶。而蕭帆偏偏選擇在大虞國被抓,不就是這可以回憶一生的:生死簿麼。

大虞國的寶物,生死血簿!

取心頭血,落入血天書中,就激發這人一生的經曆!

“心魔啊,一個個的心魔啊。”蕭帆嘶啞的聲音道。腹部鼓氣發聲。

呼。

就看到,在小雨中,血色的天書突然飛了起來,然後,一頁頁的掀開,其中就有蕭帆一輩子的記憶,有築基時刻的意氣風發,有凝結金丹的時刻,經曆的戰爭和血腥。有元嬰大成的一瞬間,心魔爆發,他全身經脈阻塞,再也無法使用一絲一毫的靈力,然後被白衣衛抓住……

一頁頁,都是蕭帆人生的【修仙經曆】。而此時,心頭血成功激發後,就開啟了第一頁的內容。

呼。

釋放出刺目的光芒後,古老發黃的畫麵,開始出現在眾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