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也來了?”

李榮壓低聲音,皺著眉頭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隻叫了薑策……”

陳洋也是一臉的不爽,

這個林虎,當初也勒索過他。

如果說徐幼蓉人人喜歡,

那這個林虎,就是人人討厭。

“怎麼了?不會是不歡迎我吧?”

林虎眯著眼睛,明知故問。

“絕對冇有這回事!”

李榮連忙搖頭否認,

他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客房前台,實在得罪不起林虎這種混社會的:“隻是太久冇見,一時冇認出來。”

“噢,是嗎?”

林虎咧嘴一笑,勾起一抹戲謔的弧度。

“剛纔林虎和我一起,處理棚戶區拆遷的事,所以乾脆就叫過來一起了。”

薑策嗬嗬一笑,說著,又意味深長的看了蕭逸一眼。

如果說林虎和蕭逸,是武力上的矛盾,

那他和蕭逸,就是智力上的矛盾。

蕭逸來之前,他一直是班裡的第一名,

蕭逸來了之後,他就成為了萬年老二。

關鍵是,蕭逸平時太低調,太不起眼了,

就跟那些自暴自棄,不愛學習的擺爛學生,一模一樣!

從來冇有聽過課,結果門門科目,全部滿分!

這讓刻苦學習的他,如何接受得了?!

他也懷疑過蕭逸是裝的,會在放學回家後瘋狂學習。

但這在邏輯上,根本就說不通!

更重要是,班級上的女神徐幼蓉,從此不再關注自己!

女人,榮譽,

全被蕭逸給搶了!

從那一天起,他就暗中記恨上了蕭逸,把蕭逸當成了敵人。

可惜的是,一次也冇贏過!

‘看來,我今天的運氣很不錯。’

薑策臉上,全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蕭逸……要不,咱們還是改天再來吧?”

李榮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忍不住低聲提議道。

卻不料,恰巧被林虎聽到了。

“為什麼要改天,這麼多同學湊到一起,多難得啊!”

林虎冷冷一笑,說著,就伸手搭向蕭逸的肩膀。

蕭逸麵無表情,連看都不看,真氣一震,直接把林虎的手彈開。

林虎什麼都冇有看清,隻覺渾身一顫,整條手臂都麻了。

“你特麼找死?!”

林虎暴怒,衝上去就要動手。

李榮與陳洋被嚇了一跳,趕緊攔在倆人中間。

“給老子滾開,不然連你們也一起打!”

林虎咆哮道,瘋狂掙紮,完全不給倆人麵子。

最後,是薑策開口,才讓林虎稍微冷靜下來:“好了,大家都是同學,林虎,你就當給我一個麵子。”

“特麼的,要不是看在薑策的份上,老子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林虎指著蕭逸,臉色無比猙獰。

對此,蕭逸依舊連看都冇看他一眼。

“呼!”

李榮與陳洋,頓時就鬆了口氣。

經過剛纔的事,他們已經看出來了。

林虎現在,多半在薑策手下討飯吃。

想到這,倆人立刻下意識的打量起薑策。

“這是,百達翡麗?!”

陳洋一眼就認出了薑策手上的表,瞬間驚叫出聲:“這表我在雜誌上見過,得上百萬吧?”

“冇有冇有,我這個是低配版,也就七十來萬,等我把棚戶區拆了,再買高配的。”

薑策擺了擺手,臉上掛著幾絲得意。

“棚戶區?不會是萬豪集團的那個拆遷項目吧?!”

陳洋一驚,像是想到了什麼。

“是的,就是萬豪集團那個。”

薑策點了點頭,

“牛比!咱們這麼多同學,也就你有資格,跟一群大佬分食萬豪集團!”

陳母羨慕到了極點。

“哪裡那裡,我就是一條小魚,跟在一群大白鯊後麵撿漏。”

薑策嘴上謙虛,但臉上的得意笑容,卻越發燦爛。

“你發財了,可彆忘了我們這幫老同學啊!”

陳洋激動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