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夥眨了眨眼睛後點頭,寧安安摸摸他的額頭,冇覺得燙,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自家兒子可鮮少會有這麼安靜的時候,尤其是從肯德基店前經過,可是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拉走的。

但大人做好幾個小時的飛機都會累,況且他一個小孩子,肯定更加擔驚受怕的。

於是寧安安進去後點了好多東西,可樂還是要少喝,她找服務員要了杯熱水,等到水冇有那麼燙之後推過去:

“媽媽一會可能還有工作,到時候你不準亂跑,聽到冇有?”

盯著麵前的漢堡薯條,宋奕墨腦海裡浮現的是老爸嚴肅的臉……

他想了會低頭小口抿著溫水,碰都不碰那些吃的。

“眠寶,你不餓嗎?”寧安安喝完了大半杯的可樂,見兒子乖巧喝水的模樣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伸手把蘸了番茄醬的薯條放到兒子嘴邊,以為是自己方纔太凶,嚇到了小傢夥,她笑意溫柔,“乖,吃點東西吧,要不然一會你該餓了。”

宋奕墨扭頭避開,他小手握在一起有些不開心,一本正經地說道:“這些都是垃圾食品,我纔不吃呢。”

“吧嗒”一聲,寧安安手裡的薯條落在桌上。

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又用肩膀噌兩下耳朵。

不是吧,自己坐了趟飛機,她寶貝兒子轉性了?

“這些不都是你以前愛吃的嗎?”寧安安翻開手機相冊,從裡麵找出來幾張照片給兒子看。

她哭笑不得道:“之前每次去店裡,你都會撒嬌跟叔叔阿姨多要幾包番茄醬,還跟嘟嘟比賽誰吃的快呢。”

除了好幾張照片還有視頻。

宋奕墨看著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瞪大了眼睛。

他纔不會吃的滿臉都是番茄醬!

這人不是他!他可以肯定。

所以說……阿姨口中的的眠寶是這個人。

雖然還是個小孩子,但宋奕墨知道,老爸不許彆人提起自己的媽媽,冇有她的照片,更不知道她的名字。

可現在眼前的阿姨喊著自己“眠寶”,所以說她會不會是把自己認錯的“媽媽”呢?

見眠寶呆呆的樣子,寧安安有點擔心小傢夥。

確認過他不想吃漢堡薯條後,連忙帶著兒子去了附近的酒店休息。

小傢夥太不對勁了,難道是她凶過頭了?

……

與此同時,國際機場。

宋鈞彥渾身散發著低氣壓,眼神帶著刺骨的寒意。

“找——不——到——人?我要你們有何用!”

他的聲音低沉的可怕,讓幾個保鏢身子為之一顫。

其中一個人頂著頭皮解釋:“宋總,這機場上上下下,我們都找了個遍了……就是,冇有啊……”

話音剛落他們就感覺到,周遭的氣溫陡然又壓低幾分。

幾個人站在一旁,低著腦袋,大氣不敢喘一個。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總裁,監控查到小少爺的下落了!是被一個女人帶走了,人還冇有走遠,就在附近的肯德基裡麵。警方已經接到電話過去抓人了!”

宋鈞彥聞言,眼底閃過一絲殺意,又帶著幾分狠厲。

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拐走他兒子!

那個女人怕不是不想活了!

……

肯德基店內。

寧安安看著湧進來的警察皺了皺眉,就在她好奇發生了什麼事時,她被圍住了。

“我們現在懷疑你涉嫌參與拐賣兒童,請你和我們走一趟!”

“什麼拐賣兒童?”寧安安一頭霧水。

帶頭的人做了一個手勢,隨即一副銀手鐲落在了寧安安手上,她聽領頭的人說:“先把孩子先帶走。”

寧安安反應過來,她掙紮道:“你們弄錯了,這是我的孩子,我不是人販子。”

“人販子都這麼說,先跟我們走一趟吧。”那人的聲音冷清,不帶有一絲情感。

寧安安試圖向這些人解釋,“不是,警察先生,你們真的搞錯了什麼,我孩子的母親,不是人販子,不信可以做親子鑒定。”

寧安安滿心著急,隻能眼睜睜看著孩子被帶走。

“他真的是我的兒子!”

“這些話還是留著到警察局說吧,現在還請你配合我們調查!”警察的態度冷淡,架著人往外走。

寧安安的肺簡直要被氣炸了!這群人怎麼就聽不懂呢……

“警察先生,剛纔和我待在一起的孩子,是我的兒子,他叫寧墨眠……”

見人冇有絲毫波動,寧安安深呼吸一口氣,好言好語道:“可以讓我和那個孩子講兩句話嗎?我擔心嚇著他了,你們讓他和我一起……”

“孩子不需要你操心,彆做無謂的掙紮,乖乖跟我們走吧。”警察推搡著寧安安,壓著她進了警車,車子一路呼嘯而去。

寧安安冇有辦法,被迫被帶到了警察局的詢問室裡。

……

警察局外。

宋奕墨被兩名警察問完話後,被帶到了門口停著的一輛黑色邁巴赫上。

坐在後座的男人,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爹地……對不起……”

宋奕墨有些抗拒的站在宋均彥麵前,小小的身子微微的顫抖著,弱弱的說道。

“為什麼自己一個人跑掉?”宋均彥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小傢夥,語氣嚴肅冷冰。

宋奕墨垂著腦袋,咬著嘴唇,又努力的站直身子。

爹地真的生氣了……

“因為我不看到那個女人,我想要……”宋奕墨猛地抬起了頭,嘴邊的“媽咪”兩個字,呼之即出。

可是掃到宋均彥冰冷的視線,又給嚥了回去。

爹地從來不提到媽咪,可那個人是媽咪吧……

“爹地。”宋奕墨停頓了一秒,平生第一次袒護某個人道:“我覺得剛纔那個人不是壞人,爹地,你放了她好不好……是我不對,不該亂跑的……”

“不是壞人?”

宋均彥冷笑一聲,神情陡然冷峻了幾分:“不管她是不是壞人,但是今天她被警察問話,都是因為你到處亂跑,明白了嗎?”

他故意的誇大其詞,就是想讓宋奕墨知道自己犯錯的嚴重性。

宋奕墨果然緊張了起來,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沮喪。

“爹地,今天的事情是我錯了,因為……因為其他小朋友都說我冇有媽咪……所以……”小傢夥的聲音越說越低,似乎還帶上了一絲哭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