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森嶼呼吸一滯,那一瞬間,她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項鍊?

她朝著梳妝檯處看去。

那禮物,突然變得諷刺了起來。

……

顧敘白從浴室裡出來,洛森嶼坐在床上,目光有些冷凝。

聽到聲音,她換上一副平靜的神色望去。

顧敘白幾步走到床上,修長的大手落在她腰間,俯身,親吻。

洛森嶼在他手掀起衣服下襬準備進一步動作的時候,握住他的手。

顧敘白動作微微一頓,與她對視。

洛森嶼反而鎮定下來,她臉上帶著笑,開口的時候聲音溫淡。

“你的手機。”

她將手機遞到他麵前,顧敘白一愣。

“你有一條簡訊,處理一下吧。”

洛森嶼補充。

顧敘白低頭看了一眼手機,看到上麵的訊息,冇有說話,拿著手機離開臥室。

他走後,洛森嶼一個人躺在床上,想到剛纔她拒絕顧敘白時男人眼裡浮現的不悅。

她苦澀的笑了笑。

這人,似乎真的隻有在床上的時候,會表現出喜怒哀樂來。

洛森嶼想到第一次見顧敘白時,那年她十八歲。

母親病重,家庭條件不好,她幾度差點放棄學業。

就在那時,顧敘白出現在她的麵前。

他願意資助她上學,願意幫她付母親的醫藥費,以此作為條件,他要她在兩年後嫁給他。

這麼久過去,洛森嶼還是對那天的顧敘白印象頗深。

後來,她嘗試找儘所有的話語來形容顧敘白對她的重要性,最後確定。

那天的顧敘白是光,他的出現,帶走了她當時所有的黑暗與末路。

她對顧敘白,是義無反顧的喜歡,是暗自竊喜的愛意。

所以後來嫁給顧敘白,她是歡喜的。

可如今……

這婚姻,怎麼讓她有種說不出的苦澀呢。

……

翌日一早,洛森嶼早早起床,早餐做好後才見顧敘白慢悠悠的從臥室出來。

洛森嶼抬頭看他,低聲說了句。

“早,吃早餐吧。”

顧敘白徑直來到她麵前,俯身,在她額頭留下一個吻。

這算是顧敘白的一個小喜好,他總是喜歡親吻她的額頭跟鎖骨,記得有一次她問他為什麼?

他含著笑反問她,不喜歡嗎?

怎麼會不喜歡,隻要是他,無論怎樣,她好像都冇有抵抗力。

男人在她失神間開口,剛起床,聲音還透著幾分沙啞。

“許知覓去找你了?”

突然提到這人,洛森嶼微愣。

“嗯,昨天。”她坦白,既然他主動提及,她冇有要迴避的道理。

“她是公司合作的藝人。”

公司合作的藝人?

洛森嶼默不作聲。

又聽顧敘白說:“那項鍊也是公司作為合作對象送給她的禮物。”

洛森嶼終於抬起頭來,她靜靜的看著顧敘白,實際上心裡卻波瀾起伏。

他願意解釋。

連日來因為許知覓不愉快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主動摟住顧敘白的脖子,聲音軟軟的道。

“謝謝你。”

男人手落在她柔軟的髮絲。

“真聽話。”

洛森嶼此刻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並冇有聽到顧敘白的這句話。

若是她足夠敏感,可以發現,顧敘白這三個字,是多麼的突兀也多麼的意義深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