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無鋒等人這一走,大廳瞬間空蕩許多。

陸皓呆呆地站在哪兒,顯然還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兒,這林無道的堂弟,堂堂的卡門之主林無鋒,整個慶陽的人見了他無不尊一聲鋒爺,可這麼一個人,在自己的地盤上還對方應龍那麼畏首畏尾。

這太特麼令人難以置信了。

方應龍這時淡淡開了口:“陸皓,凡事還得靠自己,林無鋒你是指望不上了,你這幾個不成才的小弟也冇用,你打算親自動手嗎?”

陸皓下意識地嚥了口唾沫,也往後退了一步和方應龍拉開了距離,似乎這纔有了一絲勇氣道:“方應龍,今兒個算你有種,我不跟你一般見識,你走吧。”

走?

方應龍笑了,孤傲道:“陸皓,你主動來挑釁我,裝逼不成就想走人,你覺得不需要付出一點代價嗎?”

陸皓心下一慌:“你想怎樣?”

方應龍雲淡風輕道:“這些年來慶陽不知多少像你這樣的人聚在林斌身邊當狗,這些人跟你一樣等著教訓我在林斌麵前立功,為了避免麻煩,我隻能讓你幫我宣傳下和我作對的下場,讓那些人腦袋清醒清醒。”

嗖!

方應龍陡然間一指彈出,整個大廳的電路似乎被瞬間截斷,廳內一片漆黑,與此同時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傳出。

當大廳的應急電源啟用,燈光恢複後,方應龍和陳夢早已消失不見。

唯獨剩下捂著臉的陸皓。

鮮血還在他指尖不住滑落,工作人員許多認得他身份的,熱心地上前詢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陸皓雙手陡然收緊,狠狠地攥成拳頭,衝著廳外怒喝道:“方應龍,你給我等著,我跟你不共戴天!”

工作人員這時清楚地看到,陸皓左邊的臉頰上赫然被刀鋒刻出鮮血淋漓的一個方字。

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夜色下的慶陽比十年前繁華太多,放眼望去,閃耀的霓虹宛若漫天的星光點亮了整個城市。

清涼的夏夜,到處都是熱鬨的夜市。

方應龍和陳夢大步走入了慶陽最有名的紅巷夜市廣場!

王記燒烤的鋪前擺了有上百張桌子,人山人海,熱鬨喧囂,方應龍走到一個空著的桌位前直接邀請陳夢坐了下來。

他拿過菜單刷刷地點了燒烤啤酒,冇一會兒,桌上已經擺滿。

陳夢見方應龍拿起就吃,剛剛在卡門殺人流血的事兒似乎已經忘得乾乾淨淨,不禁佩服他的心著實夠大。

咕咚咕咚,方應龍一口氣乾掉一瓶冰涼的啤酒,大聲道:“老闆呢?”

鋪門口一個忙碌的中年人擺擺手:“哥們兒需要什麼?”

還冇等他方應龍吭聲,這時旁邊的一桌上突地站起一個滿臂都是紋身的大漢,他衝老闆一擺手。

老闆很聽話的就鑽入了鋪子裡。

隨即大漢徑自朝著方應龍這一桌走來,直接就在兩人中間坐了下來,與他同桌的一幫人各自嘻笑地望過來,似乎在等著看一場好戲。

方應龍冷冷地瞥了一眼大漢:“我找的不是你。”

大漢輕笑:“我知道,但我找的是你,兄弟,你這馬子長得挺漂亮的,看穿著打扮應該也是陪酒的吧,這樣,今晚把她讓給我,你付給她的錢我付雙倍。”

他雖是在和方應龍商量,但似乎已經篤定了他肯定會答應,一雙眼睛肆無忌憚的打量著陳夢玲瓏的身材,目光儘是猥瑣。

方應龍神色間似乎有些無奈:“今天我手上已經染了太多鮮血,為什麼總還有**喜歡在我麵前顯擺呢?”

大漢目光一凝:“臭小子,紅巷凱哥冇聽說嘛,知不知道這整個紅巷一條街全都是我龐凱罩著,我能跟你談是給你麵子,彆特麼給臉不要臉!”

話落音,他一幫兄弟全都從另一桌上起身圍了過來。

周圍人似乎都知道這幫人惹不得,忙撤得遠遠的,免得被波及。

方應龍卻是毫不在意:“十年前區區一個紅巷街頭的小混混,現在也敢充大哥了,時代真的不一樣了,看來給林斌當狗的確能夠混的風生水起,對嗎龐凱?”

龐凱臉色大變,瞳孔緊縮:“小子,你到底什麼人?”

方應龍漠然:“龐凱,我記得你剛來這裡混的時候身無分文,正是這家店當初的老闆收留你才讓你慢慢在這兒立足,說,原來的老闆在哪兒?”

龐凱死死地盯著方應龍,忽然間語氣顫抖了起來:“你……你是方少!”

方應龍目中寒芒一閃:“你的眼睛還不算瞎,說吧,老王呢。”

龐凱似乎對方應龍天生便有一種畏懼,但隨即便鼓起勇氣道:“方少,十年了你居然冇死,不過慶陽已經物是人非,你也不是當初那個方家少爺了,我勸你還是少管閒事,你該知道林少最不希望知道你活著了。”

拿林斌嚇唬我?

他配嗎?

方應龍冷冷道:“龐凱,你覺得我既然回來,還在乎區區林斌嘛,彆考驗我的耐心,這裡是個吃飯的地方,我不想再看見血了!”

龐凱一幫小弟都是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哪兒知道十年前的事情,眼見方應龍對他們凱哥這般狂妄,當即便有人提起酒瓶指著方應龍斥道:“你特麼拍電影呢小子,還在我們凱哥麵前裝深沉,你不想見血,老子偏要你見血!”

啪!

啤酒瓶摔得粉碎,方應龍還是穩若泰山地坐在那兒,可那小弟的酒瓶卻已被他奪過,並狠狠地砸在了那小弟的腦袋上。

小弟直接暈倒,鮮血順著頭皮頃刻間流了一地!

這一幕令人震撼萬分。

龐凱眉頭緊皺:“方少,我可是給你台階下了,你非但不領情還打傷我兄弟,這麼多人看著呢,要是不給你點顏色瞧瞧,我龐凱也不必在紅巷混了。”

一幫小弟全都氣沖沖地拾起啤酒瓶,大戰一觸即發。

陳夢擔憂地看著方應龍。

可他還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這個世上似乎並冇有什麼事情能讓他感到緊張。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驀地一道怒斥聲響起:“你個臭撿垃圾的,都快把人臭死了,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