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覺到我跟李梓夜的水火不容,我很是頭疼。

上一秒,毀滅吧,擺爛好了。

下一秒,五個億誒,我還可以再忍忍。

我開始在某寶網購大量育兒書。

看了一天的書,我重燃鬥誌。

書上說,李梓夜現在這個症狀叫作青春期綜合征。

簡單來說,就是叛逆。

我不能跟他對著來,我得順從他,再循循善誘。

晚上,我打電話給司機,得知李梓夜冇回家,而是去了酒吧。

高中生去什麼酒吧?

那麼危險!

我掙紮幾秒,換上衣服,擼了一個妝就去了。

我趕到酒吧的時候,好幾個花枝招展的女生正搶著給他喂水果。

男孩子一個人在外麵。果然危險!

我剛準備去拯救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就聽見他兄弟在議論我。

「李梓夜,聽說你爸給你找了一個後媽,比你冇大幾歲,還很正。」

「有照片嗎?我也想有後媽。」

「電影看多了吧你。」

……

「閉嘴。」李梓夜盯了那些人一眼,他們冇敢再說,看起來很怕他。

下一秒,他一抬頭,就看到了我。

我對上他的目光,情緒地看到了裡麵的驚訝,厭惡,漠不關心……

我尷尬地站在原地,進退兩難。

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這是?」他的兄弟看到我,一臉好奇。

「李梓夜,一看就是找你的,哪來的妹妹,這麼辣……」

妹妹?

謝謝他的甜嘴,阿姨心情好些了。

「你們好,我是他的後……阿姨。」我扯了一個微笑。

「李梓夜這就是你後媽?」

「**。」

一群人在起鬨,我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我轉頭去看李梓夜,他早就收回了目光,拿起一杯飲料,灌了一口,「你來這兒乾什麼?」

「當然是擔心你,接你回家。」

「要回你自己回。」他冷冷地瞟我一眼,繼續喝酒。

「誒,阿姨怎麼一來就要走啊,一起玩啊。」

「胡說,什麼阿姨,明明就是姐姐。」

「對對對,姐姐,你喝什麼,我給你點。」

……

幾個大男生很熱情地把我拉著,不讓我走。

「我坐這兒,不會耽誤你們玩吧?」

畢竟我和他們還是有代溝的。

「當然不會,姐姐,坐我旁邊。」男生把我拉到他旁邊。

我抬頭去看李梓夜,他仰頭喝完最後一口酒,站起來,「你們真的有病。」

說完轉身就走了。

「看你乾的好事,李梓夜的人,你非要挨著坐,這下好了,生氣了。」

另一個男生過來打了他一下頭。

「我這不也是……活躍氣氛嘛。」男生委屈抱頭。

我看著李梓夜的背影,一陣歎息。

他又生氣了。

他好像隻要看見我就很生氣。

「他去上廁所,姐姐,你先說你喝什麼?」

「西瓜汁。」

書上說,叛逆期的小孩,你得跟他成為朋友。

所以我加入了他們。

剛開始我還有些拘謹。

結果幾分鐘後,我就跟他們打成一片。

「姐姐,讀大學就冇早晚自習,也不用考試了嗎?」

我抹了一把汗。

「當然,考試都是開卷的,輕鬆又自在,大家努力考大學。」

「姐姐,大學裡麵美女多嗎?」

「多啊,大學就冇單身狗。」

「姐姐,畢業工作好找嗎?」

「好找啊,好幾十個公司爭著搶我,我都冇去。」

……

小屁孩們問題真的很多。

為了鼓勵他們考大學,我幾乎是連哄帶騙。

真是罪過。

被小孩子們纏了一個小時,也喝了一個小時酒,李梓夜纔回來。

看到我們笑成一團,無比融洽,他一張臉冷到穀底。

「還不走?」

「啊?還早吧。」

我拿出手機看時間,腦子暈乎乎的,擠眉弄眼,看了半天也冇看清數字。

李梓夜冇了耐性,徑直走過來,捏住我的胳膊,直接把我從人群中拎出來。

「你!」

「你要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嗎?後媽?」他諷刺地看著我。

「很美嗎?」我腦子嗡嗡的,開始胡言亂語。

他不回答我。

「很醜嗎?你等我整理一下劉海,我劉海分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