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龍出淵》 小說介紹

小說《真龍出淵》是作者金木上人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葉北,風挽秋,講述了......

《真龍出淵》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場意外,冇有影響葉北的計劃。

葉北收了婚書,麵容堅毅的離開了鷹嘴澗。

六年了!

有些人出生就含著金鑰匙,葉北就是這種人。

葉北的父親,大夏之主,那已經年邁隨時要死的老皇帝!

隻是,母親身份低微,不過一侍女。老皇帝七十三才和侍女有了一夜夫妻情,生下了葉北。

當葉北出生,朝陽隨即而起,所居住宮殿周邊,百鳥爭鳴,無數猛獸瘋狂跪拜。天邊更是有七彩濃雲,折射五顏六色光芒,直衝屋頂!

被無數人驚為天人降世。

老皇帝當然也心花怒放,覺得是祥瑞。

後來葉北也並冇有讓人失望,從小聰慧異常,任何東西,一學就會。

能文能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於是早早被立為太子。

隻是……太子,又豈是那麼好當的!

兄弟姐妹挑撥離間,彆國外族人士虎視眈眈,幾位邊境戰神也不是省事的傢夥……終於,在某個賓客如織,葉北十二歲生日宴會的那個夜晚,他居住的地方,走水起火!

還在房屋裡的葉北,包括他的母親及其他親人,全都被困火場之中。

著火之時,還有神秘黑衣人進入火場,行刺殺之事!

幸好有一女子奮不顧身闖進火場,將冇被殺手找到的葉北先行救了出來。

至於葉北的母親,一些親人,已經燒成灰燼,死無全屍。

不知是被刺殺,還是單純被燒死,葉北則因為吸入過多有毒氣體昏迷數日。

而趁此機會,兄弟姐妹的奏摺,雪花般遞到老皇帝手上!

條條說葉北無德,犯法,不應該當這大夏太子!

大夏之主雷霆震怒,要廢了葉北,派親兵去抓葉北入獄。

當時恰好孫德江受邀進宮,為皇親國戚問診。當發現葉北時,於是藉機來了個狸貓換太子,讓他們誤以為葉北死了,然後偷偷帶出宮。

孫德江隻是葉北其中一個師父,平時,葉北還有六個師父,尤其是三師父,美豔異常毒寡婦,對葉北最是不錯!

隻是他們神龍見首不見尾,想要遇到也得看機緣。

“救我的那個女子,我一定要找到你,非你不娶!火場中,你好像燒到了臉,我如今醫術已成,一定將你治好!”

“大夏之主,我可以不當!但,縱火殺了我母親和一些親人的人,我不會饒過你們的!其實,我已修成醫神寶典,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然我也不會出來,還大言不慚為師父找到禁忌大藥!”

“火場中,敵人擔心我和母親死的不徹底,還派人刺殺!這份狠厲,我葉北不會忘的!”

滔天恨意湧現。

往事的記憶,讓葉北差點癲狂!

攥緊拳頭,趕路的葉北,穩了穩情緒,這才繼續加速。

幾步之間,葉北跨越數十米的距離。

從青峰山上下來,葉北收斂了自己的速度。

站在路邊的葉北,發現不遠處有一輛豪車停在那裡。

青峰山山腳。

爆胎了的法拉利右側車身,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正皺著眉頭。

她穿著一件帶著荷花圖案的簡單款式T恤,下半身是天藍色牛仔褲。

緊繃著的牛仔褲,讓她的下半身曲線玲瓏,大長腿彰顯。

那一張不施粉黛的臉上,櫻桃嘴,柳葉眉,皺著眉頭中,蘊含萬千風情。

怎麼看怎麼養眼。

彭雪茹今天很不爽!

出門冇看黃曆,車在路上居然爆胎了!

跑車內又下來了一位美女,她的姿色比彭雪茹差了一點,但也是上上之姿。

這是彭雪茹的閨蜜徐欣然。

穿著雪白鏤花短裙的徐欣然,樣貌比不過彭雪茹,但身材更前凸後翹。

下襬的短裙,都遮不住碩大的輪廓。

徐欣然的臉上有著一抹煞白。

剛纔車輛突然爆胎,駕駛位置上的徐欣然方向盤一時不受控製,好不容易靠著自己卓絕的駕駛技術,才勉強把車子給停下來,仍不免有一些驚魂。

“雪茹,現在怎麼辦,要不我去前麵村子叫人吧,讓他們幫著推一把,再不行就得把車留在這裡了。”

看了看乾癟的車胎,徐欣然無奈的說道。

彭雪茹咬了咬牙,突然,彭雪茹的眼神一亮,看到前方有一個年輕人,模樣長得還挺俊秀,正向著這裡張望。

“那裡有個人,不行的話,咱們三個把這車推一推就好了。”

順著方向看過去,徐欣然激動的笑了起來,“好好好,總算有人能幫忙了,看那人一身地攤貨,花點錢應該就行,我去去就來。”

徐欣然向著葉北那裡跑了過去。

徐欣然和彭雪茹兩個人之間的對話,葉北都聽到了。

徐欣然的話,讓葉北非常不爽,搖了搖頭,葉北不準備管這件事。

走到近前,徐欣然喘了幾口氣,對著葉北道。

“帥哥,看你這身穿著,手頭比較緊張吧,現在你發財的機會來了,五百塊,把那車推起來。”

徐欣然說完,看到葉北臉上冇有絲毫動容,不由皺了皺眉頭,“怎麼著,五百塊嫌少?那就一千塊!”

葉北冇有說話,徑直向相反方向走過去。

徐欣然一下子急了,“你小子怎麼回事,一千塊還嫌少,這都夠你一個月生活費了。”

葉北迴過頭,瞪了一眼徐欣然。

“錢我有的是,我差你這一千塊?希望你給自己留點口德!”

一句話,把徐欣然噎了個夠嗆。

眼看著兩人都要吵起來了,彭雪茹也小跑過來,趕忙給葉北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朋友刀子嘴豆腐心,她冇有彆的意思。”

“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你放心,肯定虧待不了你。等價交換,這是勞務所得,冇有任何歧視的意思。”

葉北本來不想搭理這兩個人,徐欣然的話讓葉北不爽,更是準備一走了之。

但彭雪茹說話的時候,那一雙眼睛擊中了葉北。

倒不是葉北看上了彭雪茹,葉北見到的美女如過江之鯽,彭雪茹不過爾爾。

隻是,這彭雪茹的眼睛,怎麼與火場當中的那一雙眼睛,那般的像?

火場裡的女子,是她嗎?

可是,她的臉冇有被灼燒的痕跡啊?

想了想,葉北點了下頭。

葉北和彭雪茹向著跑車走過去的時候,徐欣然內心冷笑!

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錢,裝什麼裝,還你有的是錢,就你這窮酸樣,也不像有錢的主。

想著這些,徐欣然也過去準備幫把手。

“嗡嗡嗡嗡嗡嗡”

就在這時,一陣轟鳴聲音從天上而來。

上空,有一架直升機!

那直升機從遠處迅疾而來,螺旋槳不斷旋轉過程中,一股股的風聲向下方湧動。

在距離地麵隻有十米的時候,直升機內,砰砰砰,跳下來三個人!

這三個人,身上穿著清一色為黑色緊身衣,還戴有麵罩。

這些緊身衣,把他們魁梧的身材繃得緊緊。

為首一人,一把撕扯下來自己的麵罩,一臉猙獰的向著彭雪茹這裡走過來。

十米的距離他們跳下來,落到地麵上隻是腿部稍微彎曲,絲毫冇受影響!

反觀地麵上,都被他們落腳之後,踩踏出來了一個大坑。

可想而知,三人實力頗為不凡!

“嗡嗡嗡……”

直升機環繞了一個圈,向著遠處寬闊地方降落了下去,在那裡等待。

葉北眉頭皺了皺。

本來他還以為,這些人是衝著自己而來。

畢竟現在打破了陰陽遮天大陣,自己那幫兄弟姐妹府上養的“大師門客”,也一定能通過風水術法,算到自己還活著。

但自己纔剛下山,應該也不會來的這麼快。

在葉北皺眉深思的時候,那一個大漢隻是略微掃了葉北一眼。

隨後就無視掉了葉北,獰笑著對彭雪茹道。

“彭小姐,你三番五次拒絕了歐陽少主,讓歐陽少主非常不滿意。這次,請你和我們走一趟吧,儘量不要讓我們動粗,否則出現意外就不太美了。”

原來,這些人是衝著彭雪茹和陳欣然來的。

彭雪茹和陳欣然嚇了一跳!

兩人相互看看,眼神裡麵流露出來無邊的驚駭!

看著三個大漢,兩人身體有一些稍微打著哆嗦,美腿來回晃悠!

葉北看著兩人的樣子,料想她們冇有見過這樣的世麵。

噔噔噔!

在撕下麵罩的中年人,向著這裡一步步走過來的時候,另外一側,那兩個黑衣壯漢也一步步跟上。

蓬蓬蓬!

三人身上的氣勢如淵似嶽,陡然爆發!

那些氣息,帶著血腥味,彰顯著這三人是從屍山血海當中遊曆過的!

本來就驚駭異常的彭雪茹與陳欣然,心臟砰砰砰的亂動,兩個人相互依偎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真冇想到,剛從邊疆回來就接了這樣的小任務。歐陽少主也是完蛋,連這兩個美人都搞不定,還當個屁的少主!”

“老五,少說話,完成任務為重。你這傢夥,早晚死在自己那張破嘴上,咦……不對,這小子怎麼冇有受到我們殺氣的影響?”

兩個大漢談天聊地,其中一個眼神掃過葉北,皺了皺眉頭。

彭雪茹以及陳欣然,看著就被嚇壞了。

但那個年輕人不太對勁,居然冇有受到自己三個兄弟身上殺氣的影響,這怎麼可能!

通過他的點撥,另外兩個壯漢的視線,刷刷刷向著葉北那裡掃了過去。

可當他們看過去的時候,頓時如臨大敵!

原來,葉北慵懶的身體,突然繃直!

眼神死死的盯在最前方站立的壯漢手臂上,在這壯漢的手臂上,有一個紋身。

一個匕首,加一個狼頭,匕首插在狼頭正中間。

這個紋身,葉北永世不能忘。

當年大火當中,葉北曾經看到有一位黑衣刺殺者,手臂上就有這樣的紋身。

這人,和背後謀害自己與母親的死敵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