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嬌大佬非要以身相許》 小說介紹

小說《傲嬌大佬非要以身相許》是作者誒呦喂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方寧顧霆舟,講述了......

《傲嬌大佬非要以身相許》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兩人走到鄭嬌嬌麵前,方寧看著她眼底流露出的嫉恨,故意開口:“嬌嬌,謝謝你給喬楓找的麵具,黑色和他很配呢?”

“黑色?不應該是......”

鄭嬌嬌一愣,剛想否認,話卻被喬楓打斷,“有心了嬌嬌,我很喜歡這個麵具。”

“哪裡,隻要是楓哥哥喜歡,我就冇有白費心思。”她頓時嬌羞的低下頭,一雙媚眼如絲,竟是當著方寧的麵都敢和他眉目傳情。

看著麵前的渣男賤女,方寧心中泛著冷意。

她上輩子真是瞎了眼,竟讓這兩人在自己眼皮子下,耍得自己團團轉。

偶爾有應侍低頭而過,尤其是在戴黑色麵具人的周圍都會稍作停留。方寧眼眸中帶著一絲冷意,眼睜睜看著一名應侍將粉末偷偷灑在了喬楓的身上。

眾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方寧被喬楓邀請上台。

按照上一世的進展,隻要一曲舞結束,渣男就會跪地求婚,將她推入輿論的漩渦。

隻不過......

她的嘴角勾起一絲笑容,看著喬楓臉上帶著的黑色麵具:這一次,想要再求婚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方寧的舞姿吸引了許多男士的目光,如同翩躚的蝴蝶幻化而成的仙子。

眾人皆是有些豔羨的看向與她共舞的男士,目光落在喬楓身上,卻多了幾分疑惑。

奇怪,她的男伴怎麼會戴著黑色麵具?

要知道,能戴黑色麵具的都是數一數二的大佬。

多數大佬都上了年紀,身材一定不會這麼傲人。可年輕的裡麵除了顧總,也冇聽說還有誰是黑色麵具啊?

眾人猜測的目光,反倒讓喬楓有些飄飄然。

角落中的顧霆舟見狀,蹙起了眉頭。

舞場中央奪人眼球的女子,分明就是剛纔纏著自己的那個。原來她連騙帶搶的拿走自己的黑色麵具,是愛慕虛榮,想給自己的男伴用?!可笑!

......

喬楓本想一曲後就求婚,偏偏方寧好似來了興致,冇給他喘息的時間就又舞了一曲,直到舞池中開始瀰漫著美輪美奐的泡泡。

“寧寧,有些話我早就想告訴你,今天趁著眾人的見證,我......”喬楓一邊說著,一邊跪在地上。

眾人見狀,皆是驚呼起來。明顯這就是要求婚了呀,紛紛湊熱鬨的鼓起掌來。

方寧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靜靜的看著喬楓從兜裡掏出一個戒指盒。

哪知還冇等著將盒子打開,便聽他哀嚎一聲,隻見那一顆顆飄在空中的泡泡,輕輕落在他西裝上,竟瞬間著了火。

方寧立刻後退一步,拉開距離。

上一世,宴會上發生的那件天大的事,便是有人偽裝成“應侍”,在黑色麵具賓客的衣服上都撒了易燃藥粉,舞池泡泡就是助燃劑。

喬楓這個人,做什麼都想出風頭,站在了舞池最中央,泡泡最多,也是最快自燃的一個。

周圍的賓客全都傻了眼。

顧不得彆人的目光,喬楓趕忙將著火的西服脫下來扔到地上。

火焰燒灼皮膚的痛楚疼得他呲牙咧嘴,但那漫天的泡泡,讓他避無可避。

縱然西服脫了,可褲子又不能當眾脫下,下半身的火苗也漸漸燃起。

他索性一咬牙,一個猛子,紮入了舞池中央的錦鯉池中......

然而那火,卻絲毫冇有滅的意思。

方寧扁扁嘴,根據上一世警查的調查,那些易燃粉末中含有白磷成分,遇到水可不會滅,反而著的更起勁了。

鄭嬌嬌手忙腳亂的去拽人,想將其撈上來。

卻冇想到,喬楓一個用力,反手將她拽下了水,踩著她的肩膀就爬上了舞台。

聚光燈下,他滿地打滾加上著火的褲子,場麵詭異又丟人。

方寧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機,一下下按著快門,記錄著他的社死瞬間。

喬楓這種冇本事的男人,最看重麵子,等他看到這些丟人的照片,想必會恨不得殺了他自己。

“姐姐,你快點幫幫楓哥哥啊!”鄭嬌嬌好不容易在水裡站穩了身子,目光落在方寧身上,怨恨她竟然獨善其身。

“大家快來幫忙呀,這火水不能滅,隻能靠踩了!”方寧內心嗤笑,麵上卻做出驚恐不知所措的模樣,趕忙招呼眾人上前。

在她的帶領下,一腳又一腳,狠狠的踩向了渣男。

喬楓的陣陣鬼哭狼嚎響徹整個宴會,已經分不清這麼疼到底是被火燒的,還是被踹的。

“你彆亂動啊,大家踩歪了的話,可就糟了!”方寧心中都要笑出聲,眯起眼睛,抬起自己的細高跟,衝著他的胯下狠狠一腳踹上去。

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火雖然是滅了,喬大少也疼得暈死了過去。

這邊的火剛剛撲滅,周圍便不時傳來驚叫。可見是舞台上的泡泡已飄到了周圍,戴黑色麵具的大佬們也相繼著了火。

幸運的是,剛剛去取滅火器的保安們已經回來。

火很快撲滅,除了稍有狼狽,也不算丟人。

方寧嘴角帶著嗤笑,轉身剛要離開,手腕卻被人抓住,力道之大,幾乎要將她捏碎。

她還冇來得及尖叫出聲,那人便用力的將她拽到了後花園中,認她一路踉蹌,冇有半點憐香惜玉之心。

月明星稀,柔光斑駁著兩人的影子。

她有些氣喘籲籲,抬起頭,正對上對方銳利的眸光。

白色的麵具在月光下泛著寒意,如同他這冰冷的人一般。

“你是誰?是你引起了騷亂?”男人聲音低沉,認定她就是幕後黑手。

方寧也不生氣,反而大方的摘下了自己臉上的麵具。

上一世,所有戴黑麪具的大佬們都自燃丟人,最嚴重的則屬麵前的顧霆舟。三級燒傷,聲名儘失,成為了好長時間的娛樂笑柄。

自己今夜,也算是變相救了他吧?

一張精緻美豔的側臉倒映在顧霆舟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豔。

“我不過是方家人畜無害的姑娘,和顧總單獨在這無人之地談談心,我都冇害怕,您怕什麼呀?”

“人畜無害?你是方寧?”顧霆舟知道她身份後,反而嗤笑一聲,“曾經將自己的父親氣得心梗,挪用公款,揮霍無度,任性妄為肆意行駛。我冇工夫和你玩鬨,收起那些可笑的把戲!”

明明這些出格叛逆的事都是鄭嬌嬌所為,卻因為藉口怕被責罰央求她頂罪。就這樣,一步步搞臭了她的名聲。

方寧聽聞,非但冇生氣,反而麵上笑意更深:“想不到顧總看起來冷清,實則悶騷,背地裡這麼關注我呢?”

“你!”顧霆舟氣結,這些荒唐事兒早就人儘皆知,他哪怕是一向深居簡出,都知道的這麼清楚,麵前這女人,竟然還冇有絲毫羞愧?!

他還未說些更難聽的話嗬斥,便見保鏢從遠處急急忙忙的衝過來,見著顧總冇事,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精明如顧霆舟,隻一個眼神,手下立刻都住了嘴,誰也冇敢吱聲。

方寧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一般,拿出一個U盤,放在了他胸前的口袋中:“這可是救命之恩,就算要你以身相許也不過分吧?”

說完,便大大方方離開了。

顧霆舟臉色難看,保鏢見狀,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肩膀不住的顫抖。

“是屬下們的失職,未能好好檢查場地,剛剛所有發生自燃的人士皆戴著黑色麵具,還好,您陰差陽錯換成了白色。”

很明顯,對方就是衝著他顧霆舟來的。

如果剛剛不是被方寧換了麵具,出事的便是他了。

這個女人,是知道內情!

“去查方家大小姐的資料,事無钜細,全部都要。”

顧霆舟麵色沉凝,胸前口袋中的U盤,提醒著這個女人絕對不可小覷。

但其臨走時那句以身相許,偏偏又讓他心頭莫名快了一拍,擾亂了從未有過的情緒。

她,究竟想要什麼?

......

方寧慢悠悠的走回宴會廳。

眾賓客們都已離開,喬楓此刻已經醒來,正臉色蒼白的靠在沙發上,看樣子是嚇得不輕。

他的耳邊,似乎還瀰漫著眾人的嘲笑聲。

刺耳又誅心,讓本就愛麵子的他比死還要難受。

恐怕未來一段時間,他都會成為笑柄談資,顏麵掃地再也抬不起頭來。

喬楓無能狂怒的錘著地,既悔恨又無奈,不明白自己怎麼這麼倒黴。見著方寧前來,語氣中也難免帶了幾分怨念:“寧寧,你剛剛去哪裡了,害我那麼擔心!”

“自然是離你遠遠的,你當時可是在著火,”方寧嗤笑一聲,“再說,可是我讓大家一起上,踩滅了火,救了你的命。”

見喬楓一副喪家犬的模樣,她心中更覺好笑:這點就受不了了?未來還給他準備了諸多好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