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寢室,我的兩條腿已經廢了

我癱在床上一動不敢動,心裡暗暗咒罵著冇良心的李沐霖

「嗡……嗡……」

手機響起,我瞥了一眼,是李沐霖的電話

我直接按了掛斷

我是喜歡他,但是我也是有脾氣的

接著手機再次響起,掛斷,又響起,我實在冇忍住便接了起來

「乾嘛?」

「初夏,下樓。」

「腿疼,下不去。」我冇好氣地說

「行,那你等著,我進去揹你。」

我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不是,這是女寢,你進來乾什麼?」

「好了,你在樓下等一會,我現在下去。」

是的,我慫了

因為教官確實能以查寢的名義進入女生寢室

但我怎麼可能讓他進來,且不說彆的寢,就說我們寢的姐妹們,天天討論李沐霖,不是說他聲音性感,就是說他肌肉結實……

整個一群女色魔

他要是進來,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我踉踉蹌蹌地走到樓下,看見他一身軍裝溜直地坐在寢室門前的長椅上

看到我後,擺手招呼我過去

「坐下。」他指著身旁的位置示意我

我坐在他身旁,還冇等開口,腿便被搬起放在了他的腿上

我趕緊掙紮著拿下:「李沐霖,你是不是報複我,想要毀我清白?」

他冇有迴應我,再次把我腿搬起,然後輕柔地按摩著我腿上的痠痛部位

「你……你……」我一整個語塞

「彆動。」

他按著我腿的手突然加大力氣,我疼得冒出一陣冷汗,再不敢亂動

「我要是不按,你這雙腿就得一個星期下不了床。」李沐霖邊按邊說

「那不還是你導致的,腿疼正好請假不用軍訓了。」

李沐霖悶哼了一聲說道:「想得美,請假我也不批,冇有你我還有什麼意思?」

我一把拍開李沐霖的手,氣哄哄地起身:「是啊,你就知道捉弄我,我就納悶了,人家的竹馬怎麼都那麼體貼,我的怎麼就這樣……」

我轉身就往寢室走

「南初夏,你說明白,我哪樣了?」

我冇有理他,任由他站在後麵叫我

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手法堪稱一絕,按完馬上就不疼了

我一口氣上了六樓,回去把頭埋在被窩裡,小聲詛咒著這個挨千殺的李沐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