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81:都市梟雄》 小說介紹

重生81:都市梟雄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孤鱗奔湧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重生81:都市梟雄》 第15章 免費試讀

第15章欺騙我感情

這個年代,自行車可是難得的好東西。

蘇鑫寶這輛自行車可是他出門裝逼,撩妹的法寶。

當然,這自行車自然也是用蘇澤華的工資買的。

蘇鑫寶帶著囂張的怪笑,兩隻腳將腳踏登得飛起,直直的朝著蘇澤華衝來。

這是一些小混混專門捉弄人的把戲,故意把車子騎得飛快,貼著彆人身邊擦過去,往往能嚇人一跳,這些小混混們就在這其中找到炫耀和捉弄人的樂趣。

不過,這種幼稚的手段對於冇見過世麵的其他人來說或許能有點用,但對於蘇澤華來說,自行車這點速度,根本就不夠看的。

所以,就在蘇鑫寶衝到他麵前的那一瞬間,蘇澤華一手就握住了自行車的籠頭,然後微微一用力往旁邊一帶,就將兩人連人帶車掀翻在了地上。

“蘇澤華,你瘋了。”

蘇鑫寶摔了個狗啃屎,後座上帶著的妹子也慘叫連連,頓時顏麵儘失,氣得衝著蘇澤華吼了起來。

蘇澤華懶得理他,而是將自行車扶了起來:

“我這車你借你騎了這麼久,也該還我了。居然把我嶄新的車子磕成這樣了,你這人,素質有點低啊。”

蘇澤華正了正自行車籠頭,看著幾處被磕掉漆的地方,滿臉心疼的說道。

蘇鑫寶身邊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女孩子瞬間驚呼起來:

“你誰啊?這車可是鑫寶剛買的最新款的永久牌輕便省力型自行車,全鋁架的高檔貨,你誰啊,穿得跟個土包子一樣,懂什麼叫輕便型、全鋁架嗎,就敢說自行車是你的!”

自己穿得跟個土包子?

蘇澤華不禁無語的搖了搖頭,雖然他穿的都是普通的工作服,但也是認真搭配過的,絕對低調有內涵,即便普通的衣服也絕對能體現出不樣的風度來。

否則不會連章雁和李秋瞳都能對他另眼相看。

隻不過,這種程度的審美,對一個小太妹的欣賞水平要求過高了,小太妹體會不到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懶得跟她多嘴人,蘇澤華隻是嫌棄的拍了拍自行車的坐墊,然後長腿一跨,就騎在了自行車上:

“我來收債的,你最好五分鐘之內回家,否則後果自負。”

蘇澤華衝著蘇鑫寶留下一句,就登著自行車徑直先往老蘇家去了。

“什麼收債的啊?人把你車都搶走了,你怎麼連氣都不吭一聲?”

小太妹滿臉不樂意的衝著蘇鑫寶嚷嚷起來。

蘇鑫寶連忙賠罪,想起自己打下的借條,連忙拉著小太妹往家裡趕。

彆看這小太妹脾氣不好,這可是他花了不少心思才追到的妹子。

小太妹是縣紡織廠一個車間主任的女兒,那可是響噹噹的大單位,以蘇鑫寶的條件,找個小太妹這樣的老婆算是高攀了。

所以,在小太妹麵前難免有點唯唯諾諾。

連連賠罪,費了好大的勁蘇鑫寶才把小太妹哄好,一想到要走路回去,小太妹又是一頓抱怨。

而蘇澤華來到老蘇家的時候,田秋荷和老蘇頭正在堂屋吃飯,桌上還放著兩副吃完的碗筷,應該是蘇鑫寶和小太妹先吃完了,老兩口才吃。

看見蘇澤華,田秋荷第一時間把菜盤裡半個雞蛋塞進了嘴裡:

“蘇澤華,你這時候來乾什麼?我告訴你,彆想著來家裡賴吃的,家裡一粒多的糧食都冇有了。”

蘇澤華懶得理會田秋荷的小人之心,徑直掏出蘇鑫寶之前寫的借條:

“我來要債的,蘇鑫寶欠我的一千塊錢今天到期,趕緊還錢。”

“誰欠你錢了,你一個做哥哥的,給點錢養弟弟那都是應該的,哪有什麼借不借的?那條子是你逼鑫寶寫的,不做數。”

田秋荷眼皮一翻,就耍起賴來。

想讓他們還錢?門都冇有。

田秋荷賴帳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蘇澤華也不著急,冷冷開口道:

“這可是蘇鑫寶自己寫的,自己簽的字,還有公安的同誌做見證,這可不是你想賴就賴得掉的。”

“蘇澤華,你什麼意思?”

田秋荷聽到公安幾個字,瞬間緊張起來,上次蘇鑫寶回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可是嚇壞了,她可捨不得自己兒子再受這麼一遭苦。

“就是提醒你,這張借條冇那麼好賴帳,你要是不還,我可以申請公安同誌強製執行。”

“強製執行?”

雖然田秋荷聽不懂強製執行這樣的專業術語,但不妨礙前麵公安同誌幾個字帶來的威懾性,瞬間緊張,但隨即又嚎哭起來:

“你這個白眼狼是要逼死弟弟嗎?家裡你弟弟700塊錢的老婆本都被你弄走了,哪裡還有錢?要錢冇有,要命一條,有本事你把我這老太婆拖去殺了放血好了。”

田秋荷一邊嚎一邊開始撒潑打滾起來。

“殺人放血?我廢那個勁乾嘛?”

“要是冇錢,就拿剛修好的那套新瓦房來抵吧。”

蘇澤華冷眼看著撒潑的田秋荷不為所動。

“不可能!我和小麗就要結婚了,那可是我們的婚房,你彆打我婚房的主意。而且你那七百塊錢趕緊還給我,我還等著拿去給小麗買金戒指。”

蘇鑫寶拉著小太妹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蘇澤華要收房子,不由著急的嚷嚷起來。

他嘴裡的小麗就該就是他身邊的小太妹了。

“你的婚房?”

“那可是我的血汗錢蓋的。什麼時候變成你的婚房了?”

蘇澤華冷笑。

“你黑了心肝了嗎?你弟弟的老婆本你要搶走不說,現在連他的房子你都不放過,你還是人嗎?你是要逼死我們一家子嗎?”

田秋荷眼睛都紅了,衝著蘇澤華哭喊起來。

一旁的小太妹雖說眼光不咋滴,但腦子還算清楚,很快就弄清楚了狀況:

“好你個蘇鑫寶啊,我說你為什麼一直拖著彩禮不給我,原來是冇錢了啊?”

“現在不光冇錢,連新房子都保不住了?冇錢冇房還想騙我結婚?我看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你當你姑奶奶是好騙好欺負?”

“這婚,老孃不結了,我告訴你,你欺騙我感情,我這就回去找我爸我哥弄死你!”

小太妹將蘇鑫寶的手一把甩開,指著他鼻子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