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萬寶閣。

楚羨剛進去冇一會兒就撞上穆子恒。

看到楚羨,剛要上樓的穆子恒不耐煩地皺起眉。

雲若蘭明明說楚羨會在茶樓等著,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蠢貨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

想到上回無端被楚羨揍了頓,穆子恒下意識燃起怒意。

可走近後,看到妝容淺淡、美得不可方物的楚羨,穆子恒心裡一動。

從前楚羨站在雲若蘭邊上就像個鄉下來的村姑,穿紅戴綠豔俗不堪。

可現在的楚羨隻一身淺青色的長裙,頭髮以玉簪慵懶綰起。

側臉精緻,尤其那雙眼睛,仿若蘊藏星河。

他驚豔地看過去,以前怎麼冇發現楚羨這麼好看?

“月月,我在這裡!”穆子恒看到楚羨要走,連忙追了上去。

可他腿腳還冇恢複,一瘸一拐,好不容易纔趕上楚羨。

聽到身後聲音,楚羨眼底閃過狠厲。

側過臉,她餘光看到穆子恒已經朝她伸手。

一瞬間,楚羨的腳尖故意移了一寸。

“哎喲……”穆子恒本就腿腳不便,被絆得頓時摔了個狗啃屎。

“三殿下,你怎麼在這裡?”楚羨連忙一臉關切地伸手扶他。

與此同時,將手裡的藥粉悄無聲息地撒在了穆子恒身上。

看楚羨還是和以前一樣緊張他,穆子恒心裡得意。

上次不過是這蠢貨害怕程景碩的勢力,所以才忍痛揍他。

穆子恒艱難地爬起來,麵容帶著憂鬱,“月月,我冇事,隻要能見到你,怎樣都沒關係。”

楚羨握緊了拳,表麵看起來彷彿嬌羞,可眼底卻升騰著殺意。

不過,她還得再忍忍。

此時,穆子恒突然看到拐角處的人影,是來找他的雲若蘭。

生怕被楚羨看到他和雲若蘭私會,於是穆子恒急忙開口。

“月月,我必須要走了,你相信我,很快我就有辦法救你……”

“到時候我們就離開這裡,一輩子不分開。”

說完,穆子恒連忙離開。

冇人看到的角度,楚羨狠狠地呸了一口。

這樣拙劣的演技,看得她十分倒胃口。

她嘴角微揚,剛剛的藥粉後勁不小,接下來穆子恒會過得很精彩。

“小姐!總算搶到一個包間的位置!”菱香頂著一頭大汗跑了過來。

看到楚羨剛剛好像和人說話,菱香連忙問道:“小姐剛剛在和誰說話?”

楚羨涼薄一笑,“冇什麼,一個臭氣熏天的醜八怪罷了,我們走。”

為了不讓穆子恒懷疑,楚羨找了個藉口,帶著菱香先出了萬寶閣,又從後門進去。

剛坐下,拍賣就開始了。

今天拍賣的紫葉蘭是她要用來給程景碩解毒的,楚羨誌在必得。

她知道穆子恒也會搶這株紫葉蘭,是為了送給雲若蘭。

不過,她一點不擔心穆子恒會和她搶……

此時,萬寶閣三樓儘頭的屋內。

程景碩一張俊臉帶著冷意,整個屋子似乎都他身上的寒氣浸染。

他麵前跪著個夥計。

夥計哆哆嗦嗦地說道:“小人就看到雲大小姐扶起三皇子,十分關心他,三皇子說要救雲大小姐離開。”

程景碩嘴角微動,涼薄中帶著諷意。

果然,楚羨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為了能和穆子恒在一起,她甚至可以在他麵前裝成那樣!

祁風同樣氣憤,“主子,如何處置?”

程景碩沉默了片刻,滾燙的茶壺都冇能融化指尖涼意,“把人帶回去,禁足。”

祁風氣不過,握緊了拳。

主子為楚羨收拾了多少爛攤子?

要知道主子在戰場上從來都是殺伐決斷、說一不二。

冇想到栽在楚羨這裡!

此時,二樓的一間包廂內。

雲若蘭小鳥依人地靠在穆子恒懷裡。

“三殿下,真是委屈你了,要為了那個村姑放低身價去哄她。”

穆子恒摸著雲若蘭的腰,心裡卻想到剛剛楚羨的眼睛。

那雙眸子精緻漂亮,清亮如星。

“三殿下?”雲若蘭抬起頭。

穆子恒回過神,看著雲若蘭,溫柔一笑。

“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什麼都願意。”

雲若蘭嬌羞一笑,勾住他的脖子。

“等咱們拿到侯府的錢財,再拿到那蠢貨的外祖的兵權,以後可就……”

話說了一半,雲若蘭突然聞到一陣惡臭。

這臭味簡直比茅房還上頭,雲若蘭頓時臉都白了,“殿下!怎麼回事?好臭啊!”

好端端的房間怎麼奇臭無比?

穆子恒一愣,隨後也聞到了臭味,他立馬怒聲道:“來人!你們萬寶閣不想開了?”

萬寶閣的管事立馬帶著人衝到包間,可搜到最後,味道居然是從穆子恒身上散發出來的。

看到一屋子的人用詭異的眼神看著他,穆子恒的臉頓時漲紅成豬肝色。

這些人的眼神彷彿在懷疑他是不是拉在身上了?

穆子恒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怒聲吼道:“都滾出去!”

管事憋著氣拱手道:“三殿下,您大人有大量,咱們拍賣會還得辦啊,不如殿下先去茅房……”

砰地一聲,穆子恒氣得將桌子都掀翻了。

去什麼茅房?他又冇拉!

可這話他實在說不出口!

旁邊,雲若蘭想捂住鼻子又不敢,隻好強忍著扶住穆子恒,可那股味道湧過來,她冇忍住轉身乾嘔起來。

看到雲若蘭如此嫌惡,甚至都吐了,穆子恒的臉一陣紅一陣黑,他簡直要炸了。

終於繃不住,穆子恒甩手就走了,“回府!”

聽到外頭鬧鬨哄的聲音,菱香擔心地要出去檢視。

楚羨想到穆子恒的臉色,心裡一陣痛快,她開口道:“你這會兒出去,最好捂住鼻子。”

菱香正好打開門,頓時乾嘔地關上了門。

不僅僅是菱香,外頭嘔吐聲不斷。

穆子恒走在過道,看著兩邊人群的神色,感覺自己就是被送出去的恭桶。

又羞又惱,他用衣袖捂著臉,飛快地衝了出去。

雲若蘭焦急地追了上去,在門口拉住穆子恒,“殿下,你誤會了,我不嫌棄……嘔……”

穆子恒臉一黑,冷冷甩開雲若蘭,立刻躲進馬車。

很快,穆子恒落荒而逃的事傳到三樓。

程景碩剛派人去抓楚羨,突然聽到這訊息。

不知想到了什麼,程景碩眸子微動,“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