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戰隼》 小說介紹

主角叫李戰張雪陽的小說叫做《大國戰隼》,它的作者是步槍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大國戰隼》 第3章 免費試讀

三天前,鷹隼飛行訓練基地。

殲教7的雙機編隊狂飆而過,李戰的目光跟隨著它,一直去到很遠的地方。

飛行區,主跑道,滑行道,迫降道,平行公路,繼而是更遠處的樹林。

萬裡晴空,陽光正好,少雲,風速三米每秒。

很好的飛行日。

沿著拱形機棚前麵的滑行道,李戰戰鬥著裝,右手提著飛行頭盔,昂首闊步向前。

兩年預校,兩年的飛行學院,畢業了,來到這個訓練基地,飛了整整一年,終於翅膀硬了。

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淘汰,終於得到了“準飛證”,同一批招飛的學員裡,有許多中途被刷了下來,轉到了地勤專業。

能走到最後的,不過是一小部分。

隻是李戰有些忐忑不安。

同期學員昨天已經離開訓練基地,奔赴各個作戰部隊。

再過幾個月,他們就能成為能夠獨立駕駛戰鷹執行任務的戰鬥機飛行員。

可偏偏冇有他的名字,基地政委讓他今日於簡報室集合。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政委大步走進來,李戰起立轉體敬禮。

“你已經冇有訓練任務,為什麼戰鬥著裝?”

“報告!我從不非戰鬥著裝進入簡報室!”李戰回答。

簡報室同時也是戰備值班室,飛行員飛行前的最後一站在這裡。

領取任務,帶齊各自的裝備,或由通勤車送往登機,或直接跑步前往登機,

繼而起飛,呼嘯著奔赴訓練空域或者任務空域。

“坐吧。”陳政委打量著李戰,“知道為什麼把你單獨留下來嗎?”

李戰心裡有氣,腹誹道,我要是知道也當政委了,“報告,不知道!”

“南邊點名要你。”陳政委說道,“但我還是要聽聽你的意見。”

李戰猛然一愣,“南邊?廣空?”

“嗯。”陳政委微微頜首。

“我看了你的檔案,你的家鄉在南港西縣,那裡有廣空航空兵的精銳二師駐紮。

但是如果你留在北空,是能夠接觸國產新型戰機的。”

陳政委沉聲說,“學院和訓練基地決定聽聽你的意見。”

對學員的去向,學院和和訓練基地都有話語權。

李戰明白了,原則上學員不會被分配到原籍所在地。

這條規定其他軍種的一樣,已經延續了幾十年。

領導並不是因為這一點而產生顧慮,而是在點醒李戰——

你是北邊培養出來的飛行員,希望你主動提出留在北邊。

於是,這裡麵就透出了一個很明顯的信號——

廣空要人是勢在必得的,除非學員個人提出意見,那麼學院和基地這邊就能抓住

“學員原則上不分配回原籍所在部隊”理由來拒絕廣空的要求。

區區一個菜鳥值得這麼重視嗎?

值得。

因為李戰是這一期學員裡最優秀的!

第一個放單飛;

第一個起降完成得堪稱完美;

最先完成基礎空戰訓練科目;

畢業考覈成績和第二名拉開了二十分;

訓練基地一年來的訓練一直保持著最頂尖的成績;

最後的對抗考覈他先後擊敗了三名教員……

就在上一週,訓練基地給李戰記三等功一次。

還冇下部隊就憑著軍事訓練斬獲一個三等功,這樣的事例也是極少的。

李戰在飛行學院的時候,已經有了一個三等功。

身上有兩個三等功,況且,李戰是該訓練基地數十年來第七位未畢業就被選入空軍人才庫的學員。

這樣的尖子,誰捨得放走?

“我給你透露個訊息。北空很快會改裝國產新式戰機,你應該也聽說了,殲-10。

留下來,你有機會成為你們這批學員裡最先駕駛國產新型戰機的人。

你不是一直渴望駕駛國產新型戰機馳騁藍空嗎?”

毫無疑問,這個辦法對李戰是有效的。

領導們都知道,李戰這個學員對國產新式戰機的渴望是非常強烈的。

當年招飛報名,在彙報入伍動機的是,李戰直言不諱,正是因為國產新型戰機成功首飛的新聞**到了他。

五年以來,他的目標不正是為了能駕駛傳說中的“惡棍”殲-10翱翔藍天的嗎?

李戰陷入了深度糾結當中。

去廣空會離家很近,說不定能分配到離家僅有十幾公裡的二師師部基地。

可是這樣一來,他和惡棍見麵的日子會變得遙遙無期。

留下來的話,見到惡棍並且騎上它的日子會很近。

就算政委不說,李戰也能猜到個**不離十。

他知道憑自己的成績,一定會分到王牌部隊去。

顯然,王牌部隊一定會是首先改裝惡棍的部隊。

一邊是家,一邊是五年來支撐著他走過來的目標,他很難取捨。

陳政委說道,“你現在要做決定。不管是去是留,下午你都得離開基地。”

“政委,我想去廣空。”李戰瞬間做出了決定。

這讓陳政委頗感意外,臉色不太好看了。

李戰說道,“政委,我弟弟在外省上大學,姐姐也嫁了人。

爹媽身體不太好,冇人在家照顧。到廣空,我能離家近一些。”

陳政委沉默了下來。

良久,他輕歎口氣,說道,“是啊,忠孝難兩全。罷了罷了。

儘管我可以理解,但我不得不說一句,你小子是翅膀硬了。

去吧,收拾東西到招待所找方成河,二師參謀長,跟他走。”

李戰咧開嘴笑了,離家五年,這期間隻探過一次親。

李戰心中對爹媽的愧疚日積月累早已讓他無法心安。

終於,他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殲-10跑不了,但爹媽日益衰老。

終究冇能再在訓練基地上天飛一回。

李戰收拾好行李,辦完手續,陳政委把調令交給了他。

由參謀方成河把李戰帶到機場交給那邊,不過他很忙,送到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李戰甚至冇來得及和未來的頂頭上司多說兩句話。

波音-737就呼嘯著把他們送離了北國大地,兩個半小時後在羊城國際機場降落。

隨即,來到了軍區空軍司令部,趕在下班前辦理好手續。

接著趕火車,搖搖晃晃七個多小時後下車。

一輛勇士車接上了他們,驅車兩個小時,進入了西縣城區。

帶著李戰的是個少校,坐在副駕駛上,回頭對李戰說,“李戰同誌,再有十幾分鐘就到地方了。”

李戰下意識地說,“我知道。”

“你知道?”少校有些意外。

觸景生情中的李戰心情十分的激動,他一直控製著控製著,可當勇士車從家門口經過的時候,他控製不住了,眼淚猛地往外湧。

他胡亂地擦拭著,聲音是哽嚥了,“張參謀,我是西縣人。剛剛經過了我家門口。”

名喚張威的少校參謀猛然一愣,抬起手腕看時間,眼神黯淡了下來,帶著歉意說道,

“離報到時間隻有半個小時,你暫時回不去。

如果你留在西縣,以後有的是機會,週六日完全可以申請回家看看。”

李戰很快控製好情緒,尷尬得有些臉紅,“是,我明白。”

張威嗬嗬笑著不再言語。

他很明白過家門而不能入的感受。

換成他,表現不會好到哪裡去。

“你是幸運的,起碼你有機會在家門口服役。

按照你們當地的說法,這叫光宗耀祖。”張威笑著說。

李戰的心情略好,就算分到其他兩個團,離家的距離,都比遠在兩千多公裡外的北空要近得多。

他期待著能夠留在西縣,不但“週末回家”成為了可能,而且能夠飛SU-27。

飛SU-27總比飛殲-8、殲7這些老傢夥要好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