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無敵駙馬爺》 小說介紹

大唐無敵駙馬爺男女主角(楚元晉陽)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一朵和一隻貓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大唐無敵駙馬爺》 第19章 免費試讀

第19章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可就連李世民都不得不讚賞一聲楚元的香道已經入了化境。

彆的都可以裝的出來,可香道是一個人的內涵以及文學素養的集中體現,這種東西是無論如何也裝不出來的。

哪怕那種粗俗膚淺的莽夫學了幾手香道,弄起來動作似模似樣,可終究就是沐猴而冠罷了,真正懂香道的人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看著楚元凝神靜氣的樣子,李世民心中不由得浮現出了他的來曆:

父母已經離世,父親生前不過是長安縣的一名小吏,而母親也是個大字不識的婦人而已。

可就是這樣的一對夫妻,是如何把楚元**成現在這樣的?

這委實令人感到驚奇就好像一對連字都不認識的乞丐夫婦,兒子卻是當朝狀元一般,令人不敢置信。

過了冇一會功夫,香爐上方的煙霧散儘,楚元用右手握爐,左手拱五指成空心半球狀,輕罩爐口聚集香氣,然後引鼻靠近香爐緩緩吸氣品香。

聞香三次後,他將爐按順時針方向由左手遞到了李世民的右手上。

李世民以拇指和食指握住聞香爐寬折沿下的爐頂,中指托靠爐的外腹,餘下兩指勾住爐的束腰處。

隻是輕輕地聞了一下,他瞬間就是一個失神。

這安魂香聞起來悠悠香味,芬芳馥鬱,如蘭如麝,一下子就吸引了李世民的的全部心神。

日夜操勞國事的疲勞彷彿已經不翼而飛,心中極為的安寧,一切煩惱都被拋諸腦後,再也不複存在。

李世民驚呼一聲:“這安魂香所製香品,果然是極品!”

他這一嗓子,頓時把這種寧靜安詳的氣氛給打破了,惹來了晉陽嗔怪的眼神,李世民訕訕一笑,將香爐遞給了女兒。

晉陽輕輕一聞,頓時覺得一股沁香直衝肺腑,原本因為心臟的原因,時時感覺憋悶的胸口都一下子暢快了不少。

這對她來說可真是意外之喜,不過晉陽卻感到十分的奇怪:她也聽說過各種香料,可是能讓自己的身體情況改善的香料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難道這是駙馬特意為自己尋來的?

晉陽也顧不上考慮楚元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這種安魂香,隻是閉上了眼睛,儘情的享受著可以暢快呼吸的**。

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讓她欲罷不能。

“兕子,你的臉怎麼紅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晉陽就聽到父親在耳邊呼喚就,這才驚醒過來,一睜開眼睛就看到楚元和李世民正關切的看著自己,不由得小臉一紅。

“父皇,這安魂香對女兒的身體有很大的好處,女兒品香過後,胸中的憋悶都輕了許多呢。”

“什麼,這種香對你的身體有好處?”李世民大喜過望,“那朕即刻命人將其做成香囊,好讓你以後時刻佩戴在身上。”

“不用了,父皇。女兒可以自己做的。這種事情就不要麻煩宮中了。”

晉陽一邊說著,一邊偷眼瞧著楚元,李世民看出來女兒這是想讓駙馬做了香囊送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泛酸。

不過他很快釋然:女兒身體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離朕而去,隻要能讓她開心些日子,那就比什麼都強。

眼看著天色已晚,李世民必須要回宮了,他起身對著晉陽說道:“兕子,你好生將養身體,朕這便回宮去了。有時間朕再來探望你。”

“是,父皇,女兒送您。”

晉陽連忙起身,可楚元卻捏著下巴,一動不動,也不說話,不知道他心裡正在想些什麼。

“楚元,你在想什麼呢?”

李世民好奇地問道,楚元出神地答道:“臣在想,如果去外麵主持香道的話,一次該收多少錢才合適。”

原來楚元剛剛一直在考慮如何賺錢的事情,因為他心裡有很多的主意如果想要實現的話,就需要大量的啟動資金。

而他自己手頭的那點積蓄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所以在考慮著要不要出去走個穴,問問哪裡需要主持香道的大師。

李世民好像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一樣:“你想為彆人主持香道,然後收錢?”

“昂,臣確實是有這樣的想法,就是不知道該收多少纔對。不然陛下能否幫我介紹一下,我可以給您回扣?”

“您看三七分怎麼樣?”

“不怎麼樣,趁早把你這個念頭收起來!”

李世民實在是忍不住了,手邊也就是冇有糞叉子,不然他一定要攮死這個焚琴煮鶴,大煞風景的傢夥!

看著怒氣沖沖離去的李世民,楚元懵逼了:你生氣什麼,三七分難道還嫌少嗎?

難道你想要七成?

那你也太黑了一點吧,你比南國一霸黃四郎還要黑啊。

......

第二天一早,楚元纔剛剛醒來,就見幾個嬌俏的小丫鬟就端著洗臉水毛巾等洗漱用品進來了。

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樣的事情,奇怪地問道:“你們這是乾什麼?”

“駙馬爺,是公主殿下吩咐我們來伺候您洗漱的。”

哦,原來是她,不過想想這公主府裡也就隻有晉陽才能下這種命令了。

幾個小丫頭的小手柔若無骨,讓楚元一陣陣的心情激盪。

在丫鬟的服侍下,楚元第一次感受到了“萬惡的舊社會”的日子其實也挺不錯的。

洗漱完畢後,楚元就開始考慮,該用什麼答謝晉陽的美意。

他的性子就是這樣,你對我不好,我就對你更不好;可如果你對我好一分,那我就還上你三分。

“對了,公主在乾什麼?”

“回駙馬爺的話,公主這個時候應該在臨摹書法。”

楚元一拍手,他想到怎麼回禮了。

晉陽正拿著字帖在揣摩,就聽到房間外如月的聲音響起:“駙馬爺,公主正在臨摹字帖,您請稍候,婢子為您通傳一下。”

如月走進來,稟報道:“公主,駙馬在外求見,說有一樣禮物想要送給您呢。”

“是嗎,什麼禮物?”

“這個駙馬他冇說,隻說是要當麵送給您的。”

晉陽連忙整理了一下妝容:“那快請駙馬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