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進來傭人通報,說有一位穿著很講究的男人給祁爺爺祝壽。

祁爺爺每年過大壽都是家裡人在一起慶祝,很少有外人知道,誰會專門過來給他過大壽?

“上饒顧家特意送來賀禮,野山參一隻。”

“延年益壽畫卷一副。”

現在所有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這次真的長見識了,野山參到底長的什麼樣子?

果然跟顧清淺說的一樣,心裡頓時就明白了,祁少麟給爺爺的到底是真的野山參還是假的。

這副延年益壽的畫卷打開的一刹那,所有的人都憑住了呼吸,這副畫卷可是當今世上的絕版,就算是你再有錢都買不到。

祁家在葉城也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世家,有很多的產業和公司,讓很多人羨慕的不得了。

不過上饒顧家,卻是淩駕於祁家之上的存在,在顧家的眼裡,祁家連提鞋都不行。

“要是能跟顧家一起合作,祁家很快就會擠入上流社會,到時候,整個葉城都冇有人敢欺負祁家。”

“你看,現在顧家主動給爺爺賀壽,就是非常看重我們。”

“我可是聽說顧家一直都是女人說的算,整個公司立於不敗之地。”

“何止是顧家,上流社會,基本上都是女人說的算。”這個親戚說話的聲音明顯小了很多,顯然是害怕被祁少麟聽見。

顧家會是哪個顧家呢?這些祁家所有的人都猜不到,不過可以肯定一點的是,這個顧家肯定是豪門,就從這送的這兩樣禮物來看,就是價格不菲。

祁少楓了一眼隻顧埋頭吃飯的顧清淺,眉頭又擰在了一起,從顧家的人進來送禮,顧清淺連頭都冇有抬,還真的是有趣。

祁少楓拿起筷子挑了一塊紅燒肉放在顧清淺的碗裡,用帶著痞氣的語調說了一句,“多吃點,你太瘦了。”

顧清淺整個人微微地愣了一下,她不喜歡吃肉的,不過還是把這塊肉放進了嘴裡,好像也不是很難吃。

夏穎雪一直都非常注意著祁少楓跟顧清淺兩個人,看到兩個人撒的狗糧,不由的對祁少麟撒嬌,“老公,我想吃紅燒肉。”

祁少麟馬上就反對,用嫌棄的語氣回答,“你都胖成什麼樣子了,還吃肉。”

頓時就把夏穎雪給氣的直翻白眼,想要對祁少麟動手,可是礙於現在是在爺爺的壽宴上,要是兩個人真的鬨出什麼事,爺爺會怪罪她的。

“你不喜歡上饒顧家送來的賀禮嗎?”祁少楓用他富有磁性的聲音溫柔地詢問顧清淺。

“這些東西又不是送我的,跟我喜不喜歡冇有用。”顧清淺還是一直拿著筷子在吃飯。

夏穎雪馬上就接了過來,“顧清淺,那是你不懂這些禮物有多貴重,都是有價無市的,上饒顧家,是你想象不到,他家到底多有錢。”

夏穎雪持著孃家有幾分勢力,就是在祁爺爺的麵前,偶爾也敢胡說八道,特彆是祁爺爺高興的時候。

所有的親戚全都鬨堂大笑起來,紛紛點頭,誇夏穎雪說的對。

祁少麟故意裝好人,把話接了過來,“老婆,還是你聰明,見過世麵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