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言歡 周鶴凜

七月的江海市,連空氣都是燙的。

陸言歡從車上下來,抬頭看了眼麵前金碧輝煌的榮耀城。

兩天前,她還信誓旦旦的和周鶴凜說,絕對不會簽字離婚,然而,今晚她便不得不主動找上週鶴凜。

幾分鐘後,陸言歡在榮耀城經理的帶領下,站在一處標為“888”的包廂門口。

經理推開門:“周太太,請進。”

陸言歡微頷首,說了聲謝謝,抬腳走了進去。

包廂裡,正放著歡快的爵士樂,裡麪人聲嘈雜,菸酒氣很重。

陸言歡進去,便吸引了不少的視線,她冇過多理會,隻是平淡的四處搜尋自己要找的人。

包廂內很大,人也很多,陸言歡找了幾處,纔在牌桌上找到周鶴凜。

薑顏衾一襲紅色吊帶裙,就坐在周鶴凜椅子扶手上,妖嬈多姿。

最先發現陸言歡的是周鶴凜對麵的男人。

他視線在陸言歡身上停留了一瞬,輕佻的吹了個口哨,陰陽怪氣笑道:“周總,好像有人找你呢。”

經他提醒,牌桌上其他人才朝陸言歡看了過來。

“周總,是你太太。”牌桌上另一位男人意味深長笑道。

在座的冇有幾個不認識陸言歡的,更冇有幾個不知道她是周鶴凜的太太。

三年前,周鶴凜和陸言歡的婚禮可謂是轟動一時。

周鶴凜盯著陸言歡看了兩秒,收回視線,拋了張牌出去,“九條。”

陸言歡走到周鶴凜麵前,薑顏衾抬手搭在周鶴凜的肩上,大半個身體親密的貼著周鶴凜,紅色指甲油在黑色襯衣上分外顯眼。

薑顏衾彎著紅唇笑道:“言歡,你怎麼來了?”

陸言歡並未理會她的話,也冇心思去管其他人看戲的眼神,隻看著周鶴凜麵無表情冷峭的側臉,淡聲道:“我想跟你談談。”

周鶴凜眼皮都冇抬一下,“談什麼?”

陸言歡抿了下唇,“離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