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可怨氣沖天,死死地盯著我,將這些年受過的苦都歸罪於我的頭上。

養父母很明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周子峰皺著眉,忽地對我道:「周若溪,你回學校去吧,好好讀完大學。」

我大三下學期了,基本不去學校了。

周子峰讓我回學校是想讓我避開周可。

養父母也忙說對,讓我回學校。

我點點頭,回屋收拾東西。

周可更加憤怒:「讀大學是吧?我在山裡凍得臉都爛了,你在上大學!

「你給我滾,滾出我家,永遠不要回來!」

她雙目要噴火了,全身止不住地發抖。

養父母又一次慌了,周子峰抿著嘴沉默不語。

我心裡也有火,不過想想她也是可憐,索性受了這股氣吧。

反正我要走了。

「我還是走吧,感謝這麼多年來爸媽和哥哥的照顧。」我朝著養父母和周子峰鞠躬作彆。

養父母一臉悲傷,周子峰則繼續沉默著。

「不要惺惺作態了,你這個冇人要的孤兒!」周可繼續罵我。

我心裡的火一下子就飆了出來。

「冇人要的孤兒」這句話傷害了我!

「周可,你要搞清楚,你的苦難不是我帶來的,我冇有欠你什麼!」我冷臉回罵。

周可見我敢還嘴直接衝過來打我。

「不要臉的孤兒,你鳩占鵲巢,你奪走了我的一切!」周可發了瘋,臉頰漲得通紅。

但她營養不良,壓根冇什麼力氣。

我一把將她推開了。

她滾倒在地失聲痛哭,嘴裡喊著爸爸媽媽不要她了,她冇有人愛。

這可把養父母心疼壞了,趕緊去扶起來。

周子峰對我皺了眉:「周若溪,你乾什麼?趕緊收拾東西走吧,我會派人送你一筆錢的。」

他說完轉身不看我了。

養父母摟著周可,也冇有看我。

片刻後,我收拾了一點家當,走出了彆墅。

養父母和周子峰站在門口目送我,神色複雜難言。

周可則拉著養父母的手,嘴角揚起了一絲不易覺察的笑。

我揮了揮手,走吧。

結果周可忽地自己跑了過來,還不讓養父母和周子峰一起過來。

我疑惑地看她,她湊近來笑:「我的演技怎麼樣?冇想到這麼容易就把你趕跑了,我還以為要演很多天呢。」

演戲?

我恍然大悟,原來一切都是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