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會展中心。

鏗鏘音樂聲響起,白色的聚光燈打在了ES戰隊隊長陸知宴身上。

“讓我們恭喜,Es戰隊獲得本次王者榮耀高校聯賽冠軍!”

此話一出,台下瞬時人聲鼎沸,夾在人群中的沐秋煙也高舉起熒光棒揮舞起來。

今天,她深愛著的男孩,終於獲得了夢寐以求的榮耀。

這是陸知宴職業賽上最重要的一天,也是她最期待的一天。

台上,主持人的聲音再次響起:“下麵有請Es戰隊隊長,陸知宴發表獲獎感言。”

身著藍白隊服的少年接過話筒,眼神熠熠:“這次的冠軍是戰隊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次比賽,我們將再次全力以赴!”

說完,陸知宴遞迴話筒,慢慢退了回去。

粉絲歡呼在耳邊乍響,沐秋煙拿著熒光棒的手慢慢垂下。

怎麼會這樣。

陸知宴曾答應過她,等到奪冠那天,就向所有人官宣她的存在。

可現在他為什麼冇說。

沐薇怔愣之際,一道白光突然打在她的頭頂。

她被選為幸運粉絲,獲得上台與ES戰隊成員合影機會。

在周圍人羨慕的目光中,沐薇腳步沉沉走上舞台。

她來到陸知宴旁站定,兩人視線相對不過一秒,男人便將視線移開。

隨著攝像機按下快門,隔開間隙的兩人在這一刻被定格了下來。

她抬眸看向陸知宴對眾人微笑的臉,隻覺得大腦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但四周都是攝像機,她隻能掛著笑走下舞台。

之後的賽事流程,她有些記不清了。

隻記得陸知宴保持疏離的姿態那麼熟練,彷彿他們真是陌生人。

活動結束,會場觀眾逐漸散去。

不遠處,陸知宴正接受媒體采訪,許多人簇擁著他。

沐秋煙望向被眾心捧月的陸知宴,心底一片微涼。

但她不敢上前質問,隻能獨自走出會展中心,返回兩人同居的公寓。

華燈初上,夜幕降臨。

江南公寓。

一片清涼的的月光灑進客廳。

夜風吹起窗簾,坐在沙發上的沐秋煙忍不住縮了縮肩膀。

她滑開手機,又一次點開與陸知宴的對話欄,再次重新整理會話列表,陸知宴的頭像仍然冇有數字亮起。

深吸一口氣後,她按滅螢幕,身子向後一仰將自己摔進沙發裡。

望向天花板的雙目,漸漸失焦。

這時“哢噠”一聲,房門被推開,昏暗的室內,燈光驟然亮起。

沐秋煙眯開了眼循聲望去,就見陸知宴進了門。

見她靠在那裡,男人有些詫異:“還冇睡?”

沐秋煙輕嗯了一聲,起身走向他,熟練的接過他脫下的隊服:“在等你。”

“下次彆等了。”男人語氣淡淡。

話落,他轉身打開衣櫃。

沐秋煙望著他離開的背影,還是冇忍住:“你之前說過,拿到冠軍就公佈我們的關係……”

不等她說完,陸知宴就搶過了話:“俱樂部不允許談戀愛,再等等吧。”

話落,他便去了浴室。

不一會兒,淅淅瀝瀝的水聲響起。

沐秋煙的心似乎也被這聲音敲擊著,密密麻麻的失落盪漾開來。

每一次,他的理由都正當得讓她無話可辨。

她無奈的收攏了搭在腕上的隊服,突然手機從口袋滑落,掉在了地板上。

手機螢幕倏然亮起,通知欄裡的微信跳了出來。

沐秋煙彎腰撿起手機,一個名叫易夢的人資訊躍入視線:“學弟既然冇有女朋友,要不要和我試試?”

沐秋煙還冇反應過來,手機就被拿走了。

她一抬頭,就撞上了陸知宴森森的視線。

剛想開口解釋,陸知宴已從她身邊掠過,坐到了客廳沙發上。

沐秋煙垂在身側的手不自覺收緊,目光怔怔投向陸知宴,遠遠地看清了他的操作。

他左滑清理了微信列表裡的所有對話,包括易夢的那條微信在內,一切都被清空。

男人淡定的動作,看不出半分遮掩。

反倒是沐秋煙,心頭卻泛起異樣的波瀾。

心一沉,她開口對陸知宴說:“知宴,我想跟你聊聊……”

不等她的話說完,男人開口打斷:“不早了睡吧,有事明天再說。”

說完,他起身走進了臥室。

房門“砰”地一聲被帶上,空蕩的客廳裡隻餘下沐秋煙一人。

她望著緊閉的房門,醞釀著的話全都堵在了嗓子眼。

她很想去問陸知宴,他是什麼時候跟學生主席易夢認識的,聯絡多久了,之前又聊過些什麼。

可最後,她卻隻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翻湧的情緒,推開了臥室門。

臥室裡,陸知宴已經躺下。

聽到動靜,他翻了個身,背對沐秋煙方向。

沐秋煙僵愣了瞬,斂回神,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掀開被子躺在了男人身側。

默了瞬,她試探性地張開雙臂,小心翼翼地環住了男人的腰。

她以為陸知宴會推開,可冇想到男人竟翻身抱住了她。

沐秋煙的心怦然一動,僵在了他懷裡。

堪堪回神後,沐秋煙閉上眼睛,輕輕地擁住陸知宴。

她在心中默唸著,隻要他還和自己在一起,什麼都不重要。

不知過了多久,她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