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算命稱霸豪門》 小說介紹

她靠算命稱霸豪門男女主角(鹿寶兒秦北也)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鹿寶兒秦北也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她靠算命稱霸豪門》 第2章 免費試讀

“今日西南可求財。”

“如果求姻緣呢?”

“繼續做好事,緣分到了自然會遇到那個你想要遇到的人。”

司機麵色沉重,“我就不能兩者兼得?”

“先生,陰陽五行,包羅萬象,您的修行還不夠,隻能選擇其一。”

司機陷入兩難境地。

就在這時候,鹿寶兒身後傳來一個男人低沉的嘲笑。

“小丫頭,青天白日在秦家的大門口,胡編亂造,騙人可不對,小心我報警把你抓起來。”白逸上前仔細一瞧,小丫頭長得鐘靈秀敏,挺漂亮,可惜是個神棍。

鹿寶兒蹙眉,“先生,請謹言慎行!”

“裝的還挺是那麼回事,可我不信神。”

司機得了鹿寶兒的指點,很快想通了該怎麼做。

他微笑著對鹿寶兒說:“謝謝大師,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司機開車離開。

鹿寶兒見他開車朝西南方走去,無奈地搖了搖頭。

“喂,我跟你說話呢。你是誰呀,為什麼在秦家門口騙人?”

鹿寶兒抬頭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似是星辰般明亮,白逸與之對視,竟然有種誤入仙靈之境的錯覺。

她身上的氣質,一點兒也不被窮酸的穿著所影響。

“我是秦北也的未婚妻,你知道他在哪嗎?”鹿寶兒不疾不徐。

白逸以為自己聽錯了,這鄉巴佬是秦北也的未婚妻?

他從來冇聽秦北也講過有未婚妻這事,這小騙子還真能編。

“你怎麼證明,你是秦北也的未婚妻?”白逸問。

鹿寶兒從身旁的布袋裡摸出半塊龍紋玉佩,對白逸道:“這是龍鳳玉佩的龍,另一邊鳳凰在秦北也那裡。”

玉佩呈深綠色,是上等的祖母綠,玉質通透,色澤鮮亮。他和秦北也是好朋友,自然見過他隨身佩戴的鳳紋玉佩。

再看著龍佩,還真像是一對。

他半信半疑地把玉佩還給鹿寶兒道:“既然如此,那你跟我一起進去找秦北也。”

“謝謝!”鹿寶兒禮貌地衝他彎了彎腰。

白逸忍不住笑著搖頭,眼裡露出幾分戲謔道:“姑娘,你既然能掐會算,不妨給我算上一算,我今天運勢如何?”

“你心不誠,恕我無能為力。”鹿寶兒言辭鑿鑿,下一秒,話鋒一轉道:“當然,看在你帶我去見秦北也的份上,我給你指點一二。”

“哦~~”白逸將信將疑來了興趣,“你說。”

“見你額頭上方有灰青色流淌,午時日中,你最好在家彆出門,不然有血光之災。”

鹿寶兒話落,白逸昂起脖子哈哈大笑起來。

午時日中不就是正午十二點。

他抬起手錶看了眼,十一點五十八分,他現在在秦家,這裡保鏢重重,比警察局還要森嚴。

怎麼可能有血光之災。

他滿不在乎,認定了鹿寶兒就是個招搖撞騙的神棍。

他大搖大擺地一腳踏進秦家大宅,下一秒,一個茶碗從天而降,正中白逸腦門。

他隻感覺腦門刺痛,伸手一抹,一手血,刺目的紅色,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震驚和疼痛交織,白逸還冇來得及回頭看鹿寶兒一眼,便一頭栽倒在地。

“天呐,白逸哥哥你怎麼在這裡?”女生的驚呼聲響起,隨後幾個傭人匆匆走來,把白逸扶到沙發上坐下。

鹿寶兒如果冇有看錯,是麵前這位妙齡少女摔茶碗,剛好砸中白逸。

白逸好半天才從眩暈中醒來。

他一手用絲巾捂著受傷的腦殼,一手指著鹿寶兒,不可置通道:“你你你你……”

鹿寶兒無奈地聳聳肩,“我有提醒你。”

“算你狠!”白逸不顧受傷的額頭,對剛纔拿茶碗砸他的女子道:“你哥呢?”

“出門了。”秦蓧蓧這才注意到鹿寶兒。

見她穿得窮酸,不由地露出嫌棄的眼神,“白逸哥哥,你從哪帶來的鄉巴佬。”

白逸急忙製止秦蓧蓧,“彆胡說,這位可是大師,能掐會算。”

秦蓧蓧不以為然,“都什麼年代了,你竟然把神棍帶進門,趕快給她點錢,將她打發走。”

白逸還想再說什麼,鹿寶兒率先開口,“我是秦北也的未婚妻。”

啥!

秦蓧蓧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再重複一遍?”

“我找秦北也。”鹿寶兒目光堅定。

就在這時候,彆墅裡的電梯打開,一個婦人扶著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走出來。

老太太掃了眼客廳,再看看鹿寶兒,忽然發現她手中握著的龍佩,激動地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可是徐文秀的外孫女?”

“正是。”鹿寶兒禮貌地把龍佩遞給老太太。

老太太乾枯的手指摩擦著玉佩的紋路,激動地老淚縱橫,急匆匆地對身邊的婦人道:“快去打電話,讓北也現在就趕回來。”

老太太的出現,讓客廳的氣氛變得尤其凝重。

*

此刻一家五星酒店走廊。

電梯門打開,一個身姿挺拔,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出現在大家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