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一臉戲謔道:“這是自然!可不是人人都像太子殿下一樣廢物!聽好了!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荊城飛將在,不教楚馬度荊山!”

這首詩大意是還是當年的明月跟邊關,征人守邊禦敵離家萬裡未回還,倘若荊州城蓋世大將軍李廣今還在,絕不會讓荊州城淪落到大楚帝國手中。

如今,大唐第一道防線荊州城淪落到大楚手中,王修這首詩非常符合大唐如今的處境。

“妙,王修哥哥這首詩做的妙啊!”寧婉兒眼前一亮。

被寧婉兒誇讚,王修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他看向唐羽挑釁道:“太子殿下還在猶豫什麼?是不是被我七步成詩嚇尿了褲子?要是太子殿下作不出來的話趕緊投降認輸吧,哈哈哈哈...”

“我作不出來?真是狗眼看人低!”盯著肆意囂張的王修,唐羽譏笑一聲。

雖然這王修腹有才華,是京城第一才子,但唐羽來自現代,今日他就要用華夏五千年沉澱的文明狠狠回擊王修身上這股上不了檯麵的儒氣。

王修一聽,他一臉怒容道:“太子殿下,你說誰狗眼看人低?若是太子殿下想要讓人看得起,那就吟詩一首讓大家點評點評!”

“王修哥哥說的冇錯,唐羽,不是我等瞧不起你,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寧婉兒玉容冰冷道。

花園內不少侍衛侍女滿臉玩味,放眼整個京城,誰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個不學無術的廢物,要是唐羽能作出詩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在眾人輕蔑的眼神下,唐羽上前一步,他氣勢雄渾開口道:“《滿江紅·怒髮衝冠》!”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

當詩句一出,原本坐等看好戲的王修神色一變,花園內眾多侍衛侍女全部身軀一震。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在眾目睽睽之下,唐羽又走了兩步,他聲如洪鐘,原本小覷唐羽的眾人徹底震驚,整個花園內瞬間靜的落針可聞。

唐羽昂首站立,氣概豪邁,彷彿這一刻他已經化身千古名將,執掌百萬雄師,為大唐打下千古基業,誓死守護大唐大好山河。

“荊州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這首《滿江紅·怒髮衝冠》,是宋代抗金將領嶽飛的詞作。此詞上片抒寫作者對家園淪陷的悲憤,對前功儘棄的痛惜,表達自己繼續努力爭取壯年立功的心願;下片抒寫作者對民族敵人的深仇大恨,對祖國統一的殷切願望,對國家朝廷的赤膽忠心。

全詞詞調激昂,慷慨壯烈,顯示出一種浩然正氣和英雄氣質,表現了報國立功的信心和樂觀奮發的精神。

隻不過,唐羽把詩中的靖康恥改成了荊州恥,更加符合大唐當前意境。

當這首滿江紅從唐羽全部說出,王修寧婉兒齊齊麵色大變,一眾侍衛侍女更是震撼的不知所言。

哪怕王修被譽為京城第一才子,當滿江紅出,兩者之間,已經高下立判。

盯著一臉驚愕的王修,唐羽冷笑道:“此詩如何?”

“我七步成詩,你居然能三步成詩?不可能,這絕不可能!”王修臉色瞬間慘白。

寧婉兒不可思議的捂住了性感紅唇,她怎麼也冇料到唐羽竟然作出瞭如此慷慨激昂的詩句。

一旁音律老師蕭玉淑一張玉容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她盯著唐羽目光逐漸癡迷。

這...這真是當初那個隻知道花天酒地的太子殿下嗎?

看到王修慘白的麵色,唐羽內心譏笑不已,在華夏曆史上,嶽飛的滿江紅乃邊塞詩精品中的精品,就算王修學富五車,也不可能作出勝過滿江紅的邊塞作品。

下一刻,唐羽冷哼道:“老虎不發威,真當本太子是病貓?王修,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我三哥的人,未經我的允許,膽敢擅闖東宮,就算我三哥出麵也保不了你!以後再敢擅闖東宮,彆怪我對你不客氣!還不趕緊給我滾!”

“你...你...”

被唐羽嗬斥,王修一張臉一陣青一陣白,他真冇想到竟然作詩他竟然栽在了唐羽手中,此刻再被唐羽驅逐,王修悲憤欲絕。

“還不滾是嗎?”唐羽臉色一黑走向王修。

見到唐羽朝著自己走來,王修大驚失色道:“你...你想乾什麼?”

“我想乾什麼?”

盯著一臉欠揍的王修,唐羽直接一拳轟在了王修臉上,王修猝不及防被唐羽轟中,他嗷的一聲倒在了地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