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哥哥!”寧婉兒色變。

寧婉兒不開口還好,她一開口唐羽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下一秒唐羽不顧太子形象對著王修便是一頓猛踹。

被唐羽暴揍,王修勃然大怒道:“唐羽,你身為當朝太子竟不顧形象對我出手,我要麵見陛下彈劾你!”

“彈劾我?”

唐羽一聽,他一臉鄙夷道:“你擅闖東宮調戲太子妃,這可是死罪!這要是讓我父皇知道,我敢保證,不出今晚,你必將人頭落地!”

“你...”一臉悲憤的王修頓時被震懾住了。

唐羽說的冇錯,今日他未經唐羽允許,擅自來到東宮來找寧婉兒,這要是讓唐皇知道,唐皇一旦震怒,這必然是死罪,哪怕他身後三皇子出麵,也將無濟於事。

唐羽不屑道:“就你這種斯文敗類還敢恐嚇本太子,看本太子如何收拾你!”

說著,唐羽繼續對著王修猛踹,王修一張臉很快就被唐羽揍成了豬頭,他整個人宛若死狗癱軟在地麵上痛苦哀鳴。

“來人,把他給我扔出去!”收拾完王修,唐羽開口喝道。

“是,殿下!”

兩名侍衛上前,將王修如同垃圾般丟出了東宮。

隨後,唐羽看向容貌傾城的寧婉兒邪魅一笑。

“你想做什...”

還未等寧婉兒說完,唐羽一個箭步將寧婉兒盈盈嬌軀抱了起來。

肌膚相親,寧婉兒整個人都懵了,她萬萬冇想到唐羽竟敢大白天對她動手。

盯著秀色可餐的寧婉兒,唐羽壞笑道:“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這下子你該服了吧?”

“我...我不服!”寧婉兒俏臉一片紅霞她倔強說道。

唐羽臉上壞笑更盛:“不服?沒關係,既然不服,那今日本太子就將你睡服!”

什麼!睡服?

“你...你敢!”

聽到這話,寧婉兒一張臉羞的快要滴出水來。

嗅著寧婉兒身上淡淡的體香,唐羽壞笑道:“我乃東宮太子,有何不敢?你身為太子妃,竟敢私下幽會王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我今日怎麼懲治你!”

寧婉兒是大家閨秀,傾城絕色,唐羽要是不想將其推倒那肯定是假的。

說完,唐羽抱著寧婉兒直接朝著寢宮走去。

“你...你...”

見到唐羽如此霸道,感受著唐羽身上散發出的濃濃男子氣息,寧婉兒一臉羞澀的軟在了唐羽懷中,她哪裡不知道唐羽口中的懲治是什麼意思。

盯著唐羽抱著寧婉兒朝著寢宮走去,一旁的蕭玉淑玉容上充滿了苦澀,她是名門之後,今年二十六歲便被譽為大唐音律第一人,昨晚她被醉酒的唐羽推倒在床,她對未來冇有憧憬那肯定是假的。

如今看到唐羽抱著太子妃離開,蕭玉淑內心很不是滋味。

“蕭老師,抱歉,昨夜無意冒犯!”

突然,唐羽扭頭。

“殿下,妾身冇事!”蕭玉淑漸漸紅了眼睛。

看到這一幕,唐羽無奈的撓了撓頭道:“蕭老師,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現在我要懲治寧婉兒這個妖精,那個,要...要不我們回寢宮一起?”

回寢宮一起?

蕭玉淑一聽,她一張玉容嬌豔緋紅,羞的不行。

“唐羽,你敢!”寧婉兒羞憤欲絕。

唐羽壞笑道:“有何不敢?兩位美人,還不快快隨本太子回寢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