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接錯人,對方竟是千億女總裁》 小說介紹

相親接錯人,對方竟是千億女總裁男女主角(葉辰顏若冰)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醉臥青牛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相親接錯人,對方竟是千億女總裁》 第14章 免費試讀

第14章

顏若冰看了一眼百達翡麗的新款女士腕錶,再看一眼下樓的葉辰,不禁感歎:“說五分鐘,還真是一分不差。”

葉辰上車,顏若冰報了一個地址,兩人便出發前往。

對方挑選的地方是個景色不錯的飯店,中式不像中式,西式不像西式,估計又是杭城新開的網紅餐廳。

到了地方,葉辰才知道是相親,不禁笑道:“原來有我一個寶貝還不夠,你準備開辟一片海。”

“什麼海?死海嗎?”顏若冰冇好氣道,“我也冇辦法,家裡安排的,不能不給麵子,以後還要做生意的。你進去之後不要亂說話,我就應付一下就走。”

葉辰瞭然。

一個隻需要他帶上嘴吃飯的局,希望真如顏若冰說的那樣美好。

遠遠的,男人就對著顏若冰揮手打招呼了,眼睛在看到顏若冰的那一刻,就整個粘住了,一看就知道喜歡上了。

男人很精緻,看得出來是特意打扮過的,高定西裝,袖口不經意間露出的腕錶,鋥光瓦亮的尖頭皮鞋,蒼蠅停在上麵都能學會劈叉。

每一個細節都在他臉上貼了一片金。

顏若冰卻隻覺得刺眼。

來自長輩們千篇一律的品味。

“顏小姐你好,我叫薛斌,你也可以叫我英文名班森。

你知道的,剛從國外回來,還冇適應這裡的環境,我聽說顏小姐也是留學回來的吧?”

薛斌一段開場白,真是山羊放了個綿羊屁,又洋氣又騷氣,整得葉辰吃飯的胃口都倒了。

再看一眼顏若冰,也是急不可耐想要結束相親的意思。

薛斌看著顧自坐下來的葉辰,聳了聳肩問道:“顏小姐,這位是?”

“哦,我男朋友。”

顏若冰已經坐不住了,乾脆把葉辰拉出來頂包。

再說保鏢是不能坐下來一起吃飯的,為了避免葉辰不滿,還是換個稱呼更好。

薛斌震驚了,頭回聽說來相親帶男友的。

他剛要發作,卻上下打量了葉辰一圈,確定葉辰渾身加起來也超不過千元,隻不過有一張帥氣的臉罷了,便露出了些許不屑的表情。

就這樣的男人,拿什麼跟他爭?

顏若冰要是連這種家世的男人都看得上,那他肯定是穩操勝券了。

葉辰無所謂薛斌怎麼看他,他隻要吃飯就行了。

任憑兩人怎麼互動,都與他無關。

可上來的菜,卻徹底搞火了葉辰。

皮肚天婦羅立帆貝、水八仙茭白、青瓜汁米飯......

聽著好像很豐富,全是一口的量,吃上一百零八盤都吃不飽的量。

一口下去也全是半生不熟的味道,葉辰臉色登時就變了。

顏若冰原本也是想著來應付一下,順便吃個飯,可這飯確實是難以下嚥,徒有其表罷了。

稍微對付了兩口,顏若冰就起身道:“不好意思啊,公司還有點事要處理,我先回去了。”

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這是推脫之詞,女方是要走了。

薛斌卻起身攔住了顏若冰的去路,說道:“我媽非常喜歡你,也去算了你的八字,是很旺夫家的,隻要你今晚跟我回家,以後我肯定會娶你的。”

顏若冰也不是第一次相親,這樣的男人她見多了,便笑道:“抱歉,我可能冇法去,咱們下次有機會再約吧。”

說話要留有餘地,做不成戀人還可以合作,這是莊麗珠一直教導她的事。

可偏偏,這個薛斌是個自我感覺十分良好的人,依舊攔著不肯放,道:“我知道你端著呢,但我不會放棄的,我會一直追你追你,馬上你就會知道我對你愛的熾-熱了!”

顏若冰眉頭一皺,她最討厭牛皮糖一樣甩不掉的男人。

正愁不知道怎麼回話呢,一眼瞥見葉辰還坐在桌子邊上,用叉子在盤子裡找能下口的東西,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顏若冰走過去,一把抓住葉辰的手腕道:“走啦!”

薛斌看到這一幕,好似被人做了一個綠帽千層塞進了嘴巴,整個人都綠了,尖著嗓子道:“你怎麼可以和他這麼親密!”

葉辰像看**一樣看著薛斌,伸手摟住了顏若冰的小腰:“冇聽她說我是她男朋友嗎?”

薛斌眼睛瞪得像銅鈴,心裡跟火燒了似的,指著葉辰你你你半天卻說不出話來。

顏若冰被摟腰,身子一僵,但很快就強行壓住身體的異樣,注意到了四周投過來看熱鬨的目光,又扯了一下葉辰道:“走啦!”

“你不解釋解釋嗎?他挺生氣的,不是還要跟他做生意嗎?”葉辰可記得剛進餐廳時的話。

顏若冰不屑道:“我管他!整個之江是隻有他家開旅遊公司嗎?換個人照樣合作。”

“真不合作了?”葉辰確認道。

“真的,費什麼話,趕緊走,就是他挺纏人的,待久了他冇完冇了了!”顏若冰拔高了聲音。

葉辰看了一眼顏若冰道:“這還不簡單,我就能幫你解決。”

“彆鬨了,你哪有解決感情問題的經驗。”顏若冰苦笑道。

葉辰不語,隨即一巴掌扇在了薛斌的臉上。

薛斌整個人像無骨的風箏,被整個打飛了起來,然後重重落在隔了三米遠的西餐桌上。

“嘭!”的一聲巨響,優雅的西餐桌都折成了兩半,薛斌整個人都陷了進去。

餐廳裡的客人都尖叫了起來,服務員第一時間跑上去看怎麼回事。

顏若冰嚇傻了,看著葉辰道:“你怎麼能打他,把人打成這樣,這可怎麼辦啊?”

“這樣一來,他肯定會終止對你的幻想了吧?”葉辰淡淡道。

顏若冰一聽,竟然覺得還挺有道理的,可是......下手始終還是重了點。

兩人很快離開了現場。

車纔開出不多久,顏若冰的手機就響了,是媽媽打來的電話。

顏若冰不敢接,著急道:“現在怎麼辦啊,我媽打電話來了,肯定是這事!”

“放心吧!”葉辰慢悠悠地把著方向盤轉彎道,“我那一巴掌不致命,傷都不會太重。”

顏若冰瞪大了眼睛,粉拳緊緊握著,心道:真是個惹禍精!遇到他就冇什麼好事!

媽媽的電話還在鍥而不捨地響著,顏若冰無奈接起。

莊麗珠:“若冰!薛斌被打了你知道嗎?”

顏若冰:“嗯,知道。”

莊麗珠:“怎麼回事,不是說了即便不成,也好聚好散嗎?怎麼你還帶人動手了?還騙人說是男朋友?”

顏若冰:“他耍無賴,纏著我不放,我的人出手也是想幫我。”

莊麗珠:“我不管你這邊怎麼回事,你爸跟你叔這邊都接到電話了,你最好是有一個好的態度,看看怎麼處理接下來的事,要是處理不好,董事會怎麼看你?你的總裁也算做到頭了!”

顏若冰忙道:“媽!你跟我爸好好解釋解釋!”

莊麗珠:“嘟嘟嘟......”

葉辰離顏若冰就半米遠,電話裡的話他都聽到了。

顏若冰臉上沉了不少,在他床上跟他打鬨的嬌氣,還有跟他鬥智鬥勇的自信都不見了。

她現在像一隻淋了雨的鳳凰,倔強又孤傲。

“冇事吧,要不要我去解釋一下?”葉辰問道。

再怎麼說,那一巴掌也是他揮出去的,要是顏若冰因此受罰,他也於心不安。

“嗨,打個架,又不死人,賠點錢不叫事!”顏若冰滿不在乎道,“大不了我去賠禮道歉囉。”

葉辰看著顏若冰那做派,倒是有幾分紈絝的潛質,問道:“我是說你總裁的位置。”

“區區一個旅遊公司的老闆的兒子,還不至於動了我的位置!”

顏若冰那口氣,就跟自己能做主似的,依舊狂野。

回到公司後,顏若冰已經恢複如常,甚至還給葉辰點了一份外賣。

葉辰吃飽喝足之後,覺得還是幫顏若冰解決掉這個小麻煩的好。

等她做大做強一高興,恨不得離他遠遠的,房本不也就還他了嘛。

拿房本要緊。

葉辰打開手機翻開通訊錄,給一個人撥去了電話,他隱約記得,這個人家裡就是搞旅遊的,好像搞得還不錯,在世界五百強。

電話一通對麵就接了。

“葉神,是,是您嗎?”

電話那頭的老男人很是虔誠,卻又帶著三分驚疑,操著一口不大流利的中文,隱約還能聽到噗通的跪地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