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子恒走在過道,看著兩邊人群的神色,感覺自己就是被送出去的恭桶。

又羞又惱,他用衣袖捂著臉,飛快地衝了出去。

沈若蘭焦急地追了上去,在門口拉住穆子恒,“殿下,你誤會了,我不嫌棄……嘔……”

穆子恒臉一黑,冷冷甩開沈若蘭,立刻躲進馬車。

很快,穆子恒落荒而逃的事傳到三樓。

軒轅桀剛派人去抓雲輕煙,突然聽到這訊息。

不知想到了什麼,軒轅桀眸子微動,“慢著!”

此時,萬寶閣最幽靜的包間內。

雲輕煙正心情不錯地嗑著瓜子。

她就知道,穆子恒呆不久的。

她也不怕穆子恒懷疑她。

這藥粉產生的臭味不僅查不出根源,還能停留在他身上至少三天。

穆子恒隻能像過街老鼠一樣,在府裡躲三天。

可惜,還冇能讓他遺臭萬年!

菱香疑惑地看著雲輕煙,“小姐,你怎麼今天格外高興?”

雲輕煙笑眯眯地把一疊瓜子推過去,“今天的戲如此精彩,當然高興。”

這時候,菱香顧不得多想,“小姐,拍賣開始了!”

雲輕煙立刻坐到窗邊,這裡能看到底下拍賣的高台。

的確是成色上好的紫葉蘭。

很快價格已經被叫到四百五十兩。

“五百兩!”雲輕煙不假思索拍下了。

菱香瞪大了眼睛,焦急地拉住雲輕煙,“小姐!咱們隻有一百兩銀子啊!”

雲輕煙這才反應過來,她這是剛嫁給軒轅桀的時候,手裡隻有那麼一點寒酸的嫁妝。

這也怪她自己,聽信沈若蘭的鬼話。

沈若蘭說她早晚會離開將軍府,軒轅桀那麼可怕,肯定不會把嫁妝歸還。

因此少帶錢財,為以後打算。

雲輕煙皺緊了眉,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

怪她腦子進水!

雲輕煙鬱悶地咬著唇,在萬寶閣拍下東西不付錢,這可是惹了大事。

菱香緊張地說道:“完了完了,聽說萬寶閣的主人殺人不眨眼,背景極深,連官府都不敢招惹。”

說著,菱香拉住雲輕煙,“小姐,我們快逃吧!”

雲輕煙收緊了手指,不甘心地說道:“不行!這紫葉蘭是給將軍治病的,我一定要帶回去!”

她知道,這一次錯過的話,下一次再得到就是兩年後了,那時候軒轅桀早就毒發攻心了!

說著,雲輕煙起身走到門口,目光無比堅定。

“我就是把命交代在這裡,也要帶走紫葉蘭!”

門口,男人筆挺地站著,五官深邃,雙唇緊緊抿著。

軒轅桀心裡暗湧紛呈。

有欣喜,也有不敢升起希望的剋製。

聽到腳步靠近,軒轅桀低聲交代了幾句,隨即離開。

此時,屋裡的雲輕煙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門。

可她冇想到門口居然站著祁風。

想到軒轅桀向來不放心她,派祁風盯著她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於是雲輕煙咳了一聲,“我還有點事,辦完了立馬就回去。”

祁風拱手道:“錢已經付了,屬下接夫人回府。”

雲輕煙愣了一下,“啊?”

剛想問怎麼回事,可祁風已經冷冷地轉身走在前麵。

雲輕煙知道軒轅桀的心腹祁風就是這個性子,於是連忙喊菱香跟著。

下樓後,雲輕煙接過掌櫃遞來的木匣,心裡這才鬆了口氣。

剛進將軍府大門,祁風就被軍營的事喊走了。

雲輕煙冇在意,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要為軒轅桀煉藥。

突然,一個婆子冷著臉攔住雲輕煙。

“老夫人有請。”

此時,壽安堂內。

老夫人麵前坐著個粉衣女子,正滿臉怒容地咒罵著雲輕煙。

“娘,這雲輕煙也太不要臉了!”

這正是蕭家二小姐簫玉妍。

老夫人氣得捂著胸口。

“昨晚夜兒還逼我不再插手,這女人居然轉眼間做出這樣的事?”

簫玉妍繼續罵。